出生于委内瑞拉的雷睿,从小便与中国文化结缘。在他眼中,那些中国元素——诗歌、书法、画作、图样,都是那么精巧和神秘,他也一直向往通过了解中国文化,建立起相隔遥远的两国之间的对话。

记者:你与中国的缘分始于何时,能否与分享一下其中的故事?

雷睿:在我的童年时期,大概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中国人远渡重洋来到拉丁美洲,他们大多经营家族生意,例如杂货铺或是中餐馆。这就是中拉关系最早的萌芽时期。在这些中国人经营的店铺里,你经常可以看到很多金光闪闪的装饰品,还有一些生动的中国传统元素,例如中国文化的符号——“龙”,以及意境深远的《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兰亭序》等中国传统书画。这些都让当时还懵懂的我充满了对于中国的幻想,我也通过想象在大脑中描绘着中国的样子。

当我注视着这些装饰品和艺术品,尤其是那上面神秘莫测的中国汉字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中拉文化之间的差异。我试图阐释那些文字的含义,却发现在那些高雅的笔画之下,掩藏着令人难以捉摸的智慧。它们是神秘的存在,以至于我总想进一步窥探它们背后的秘密,而这也是我选择将汉语和中国文化作为我的终身事业的重要原因。对于拉丁美洲的人民而言,中国汉字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是横亘在中拉文化交流中的语言屏障。

 

记者:对于非母语者而言,学习中文可能是一个比较困难的过程,你是何时开始学习中文的?能否讲一讲其中的历程?

雷睿:我从小就十分热衷于学习语言、历史和哲学方面的知识。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对中文非常感兴趣,但是当时委内瑞拉还没有专门的孔子学院,学习中文的地方和途径也比较有限。通常情况下,我们只能通过非正式的方式接触中国文化,而我也是一直通过阅读西班牙语书籍来认识和了解中国。直到2012年我来到中国,才开始系统地接受汉语方面的培训。如今,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第一所孔子学院——玻利瓦尔大学孔子学院已经正式挂牌成立,对于汉学学习者来讲,这是极大的福音。

 

记者:在你翻译中文作品的过程中,如何向读者真实展现中国文化以及中国近年来的发展和变化?

雷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孕育了一部伟大的著作 ——《易经》,其中第17卦“随卦”和第18卦“蛊卦”阐述了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兴衰。这其中,看似简单的汉字实则蕴含了深刻的思想,中国古人将宇宙万物视为繁荣和衰退中不断交替的和谐周期。

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在其翻译的英文版《易经》的前言中提到:中国古人遵循“同时性”原则,他们认为事件在时空中的契合,并不只是偶然性的作用,它蕴含着更加丰富的意义。同样,北宋高僧赞宁将中文单词“翻译”中的第二个字“译”与《周易》(《易经》其中一部)中的第二个字“易”联系到了一起。赞宁认为,“译”即“易”,翻译即变易,是将自身与他人融合的一个过程,语言的变异则是“蛊”和“随”交替过程中体现出的自然法则,而翻译就是一种语言演变为另一种语言的变异活动。

因此,万物处于变化之中,对于中国文化,我们只能做到“匆匆一瞥”或者“略知一二”,而且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我们的认知也必然会发生改变。正如《易经》中提到的那样,中华文明由不同的文化构成,外来文化对中华文明又有不同的认知,实际上我们也可以尝试让这两种文化的观点做到并行不悖,而只有在中外文化不断交流与合作的基础之上,不同的观点才能够和谐共处。据我所知,对同一种文化的看法或认知就可以有许多种。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发表了两篇关于中拉翻译过程与合作交流方面的文章,分别为:《从中拉翻译过程的话语分析看太平洋丝绸之路的复兴》,以及《中拉文化对话无需中间人:拉丁美洲国际文化交流中西班牙机构的介入》,这两篇文章均以中文发表。在这两篇文章中,我始终贯彻历史上那些伟大的中国著作给予我的思想。

 

记者:在你从事文化交流工作的过程中,有哪些困难或挑战?

雷睿:对于文化交流工作来讲,“中间人”的作用非常重要。有效建立起交流渠道,对于文化知识沟通具有重要意义,不管是为了理解对方的文化还是为了使两种文化和谐共处。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交流渠道的建立还是存在着一定困难,这也是中拉文化交流与出版过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

 

记者:近年来,中国正积极推进海外文化的交流与合作工作,您认为当前中国作品在海外翻译及出版工作中存在哪些难点?

雷睿:我仅就我所熟悉的中拉文化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发表看法,拉丁美洲正在努力希望通过合作方式建立与中国和亚洲市场的联系。当然,摆在中国作品“走出去”面前的仍然有一些难以逾越的阻碍,例如语言障碍,汉语就像是横亘在中拉文化对话之间的一道城墙。

对于拉美国家而言,与西班牙出版机构之间的业务往来并没有明确的数据支撑,这也导致中拉文化作品的翻译与出版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西班牙的出版公司。目前,我们也正在努力结束这种依赖关系,对于文化交流工作来讲,寻求多元化的翻译与出版之路是整个行业不断追求的目标。

西班牙语是全球使用最为广泛的语言之一,其使用人口分布在三个大陆的20多个国家。目前委内瑞拉也在积极筹备自己的出版部门,培养自己的译者,从而在文化交流中展现拉丁美洲西语的独特之美。

诚然,这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我们的努力才刚刚开始,但我们的目标不仅是要在遵循句法结构的基础上提供优秀的译文,更要在译文中忠实地体现出拉丁美洲文化视角下的中国文学。翻译并不只是单纯地使用严丝合缝的语句将来源语的意思传达到目的语中,更是要在翻译过程中发现中拉文化之间的相同与不同之处。我认为这是两国之间文化交流与合作所应该实现的最重要的目标。

 

记者:您认为 “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进会给中国和委内瑞拉带来哪些文化上的机遇?

雷睿:我认为机遇一定是巨大的。至今为止,我们的文化中仍然存在着很多对其他文化的偏见、误解以及刻板印象,这一倡议则会提供一个沟通和交流的广阔平台,使误解得到消除,从而进一步巩固中国和拉美国家在文化方面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