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了很多城市,拍摄了上千只猫。在他的作品中,透过猫的视角,人们看到了一个城市的变迁、五光十色的风景以及生活中上演的不同剧情。他镜头下的猫都是有灵魂的精灵:懒散的、颓废的、舒适的、安逸的,喜怒哀乐、自然淳朴。” ——来自马奕修的好友

马奕修为猫摄影,也乐忠于养猫。他说,他的前半生与猫的缘分很深。

2015年马奕修来到香港后,马奕修与朋友共同饲养了一只美国短毛猫。“因为工作忙碌,我会与朋友分时段照顾它。比如朋友会在工作日照顾它,到了周末我会把它接到我的住所。而猫咪也很习惯这种往返于不同地方的生活”,马奕修说。

他自己拍摄的猫图,绝大多数都会做成黑白色调。“这样做能够快速区别出我拍摄的猫与其他人拍摄的猫。”

在拍摄猫题材作品这件事上,马奕修笑称“出于偶然”,甚至连做一名摄影师,也是“半路出家”的。“我的朋友把我拉进一个叫做‘全港铺头猫联盟’(“铺头猫”是香港用语,英文为Shop Cats,意思是“店铺中的猫”)的脸书群组,当时我用手机随意拍了一些铺头猫的照片并传到网上,引起了网友的追捧,他们便鼓励我做一本关于猫的摄影集。”马奕修说,“我了解到没人做这方面的题材,那就由我来做吧!”

马奕修的摄影天赋得益于同是摄影师的父亲。他在学校学的是平面设计,毕业后做了25年平面设计师,供职于飞利浦等知名国际公司,后来还运营一家属于自己的设计工作室。马奕修坦言:“在某些方面,摄影工作和平面设计工作存在共通之处,例如它们都需要严格的构图、饱满的情感以及恰当的色彩,以此创作出令人满意的作品。”

马奕修很执着,有原则。“朋友们问我,既然喜欢拍摄香港铺头,为什么不拍一些铺头的狗,以迎合那些爱犬人士的口味。我告诉他们,香港的铺头中很少有狗出现,还是尊重现实吧。”

马奕修很随性,不程式。他的名片背面印着他的摄影作品,看起来别具一格。那是一整块蓝白相间条纹的编织布,在阳光的映衬下,露出一个朦胧的猫形身影。马奕修解释:“当我路过那家店铺时,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编织布,一只猫正趴在上面休息,于是我赶快用相机记录了下来。”像猫一样,马奕修所到之处,便能留下别样的风景。

 

镜头下的香港城市变迁

从《铺头猫》中养在店铺、乖巧听话的家猫,到《街市猫》中穿梭于集市、可爱顽皮的街猫,马奕修的每一幅作品都是关于猫的,但是似乎又不只是关于猫的。马奕修说:“猫咪是令人心动的生物,而香港也是极具魅力的城市,我想都拍下来。”

马奕修的摄影作品曾在新加坡和香港等地展出,获得了广泛好评。他说:“对生活的好奇心驱动着我的创造力,我使用摄影作为艺术创作的主要手段,去探寻美丽及超越现实的表达方式”。对马奕修而言,猫给予作品的是神韵,而城市给予作品的是灵魂。

在被媒体关注之前,马奕修已经在摄影领域有了相当的建树。2009年,他参加了在新加坡举办的摄影师研修班,与其他9位有潜力的摄影师一起接受了为期一周的培训。“以前我也拍摄了很多好看的照片,但那好像只是一张照片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这段学习经历让我印象深刻,我对于如何突出主题、强化主体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马奕修笑言。

在《铺头猫》的封面上,一只玳瑁色猫咪蹲坐在柜台上,两只黄绿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在它的背后,草药行的老板面目平和,身后是堆满党参、当归、竹苓、黄芪等中药材的货架。“这只猫的名字叫做豆丁,它原本是一只流浪猫,被店主收留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它是一个捕鼠能手,有它在的地方,老鼠都躲得远远的。”谈到猫,马奕修的脸上露出喜色。

实际上,养猫已是香港地区店家的一致之选。根据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发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虽然香港鼠患已经得到了明显控制,但从2010年至今,鼠患指数还是处于不断攀升之中。在马奕修的摄影作品中,大多数场景都是杂乱不堪的,这种情况在香港上环、西营盘等地是十分常见的。马奕修对此非常痴迷:“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表现这种破败和凌乱感。我将猫这一元素引入这个场景,因此照片就变得富有活力。”

在马奕修眼中,香港城市文化的魅力就在于此: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摩登的艺术街区并不能赋予它色彩。相反,那些被挤压在现代立体建筑中的传统店铺群落,在与这些奇妙生灵的和谐共处之中,显得更具有存在感。

马奕修说,他希望通过照片,将香港店主与猫之间互利共赢的纽带关系表现出来。“通过拍摄这些‘铺头猫’,我发现人们脸上的笑容增多了,那是发自内心的、最原始的笑容。人与猫的关系是香港,甚至于中国南方绝大多数地区的文化特色,我希望将这些都以照片的形式记录下来。”

 

充满“堪的派摄影”的美感

入行将近10年,马奕修对于自己的作品有着特殊的要求:崇尚抓拍,从不摆拍。他的照片也因此呈现出一种堪的派摄影的美感。

法国著名堪的派摄影家亨利·布列松曾说:“摄影就是在一瞬间及时地把某一事件的意义记录下来”。马奕修以不摆布、不干涉对象为摄影原则,他的作品也呈现出客观、真实、拒绝雕琢、富有生活气息的艺术特点。

因为爱猫,他具有猫的锐利,在不经意间便能捕捉到精彩的画面。他最喜欢的一幅作品中,一只猫坐在药铺的柜台上,低下头舔舐自己的身体。与此同时,在柜台的另一头,它的主人将各类草药铺散在面前,也低下头嗅着它们的味道。马奕修将这幅身影作品命名为《各有所顾》:“主人和猫的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只能发生在一瞬间内,我便拿出相机快速将其记录下来。”

马奕修说,对于摄影师来讲,儿童和动物是最难拍摄的两个群体。事实上,给猫拍照是一件困难的事情,马奕修经常需要在一家店铺里耗费数小时,才能拍摄到一张令他满意的作品。有的时候,他甚至在一天之内都不能完成拍摄,只能第二天再次来到店里,重新构图和设计角度。“猫咪有的时候会来回走动,这时我也需要跟随他们不停运动”,马奕修感叹,“其实这些‘铺头猫’对人都是非常友善的,有时我为了拍摄会将照相机放低,而猫咪会把这个动作理解成你在招呼他。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当然是你会爱抚一只走到你面前的猫,也就什么镜头都拍不到了。”当然,猫还是有安静的时候,当它一动不动卧在某个地方休息的时候,就是拍摄的最好时机。

目前,马奕修在创作他的新书《车房犬》。对于为狗拍照,他显得更有感触:“香港的洗车房或者汽修站里会有很多狗,我也是希望能够拍摄到不同的动物和城市文化。与狗相比,猫咪还是要安静许多的。狗会一直跑动,它们根本没有安静的时候,因此拍摄难度也非常大。”

拍摄的几年来,马奕修渐入佳境。他有一个原则:无论拍摄什么动物,都需要持久的耐心。“你需要把自己从整个情境中抽离出来,以第三人的角度去看它们,尽量不要去干扰它们。”

马奕修至今没有被猫抓伤,或者被狗咬伤过。他遵守了一名合格的摄影师所具备特征:平和、稳重、坚韧、不纠结。

 

探访内地:传统群落文化消失得很快

北京的夏天,赶上了几场小雨,也就显得没那么酷热难耐。马奕修住在交道口附近,平常没事会光顾一下南锣鼓巷附近的咖啡屋,那是朋友开的店。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北京,因为进入工作状态比较快,他迅速地拍摄到了北京的“胡同猫”。“可能是由于地域和建筑风格的原因,南方城市的街边店铺中生活着更多的猫,例如上海、广州等,它们的整体感觉与香港更加相像。相比之下,北京的猫大都集中在胡同中。”

很显然,马奕修更加偏爱传统的感觉,他喜爱那种“历经动荡岁月洗礼依旧坚守不变”的传统中国社会的味道。对他来讲,摄影不是潇洒地四处游历,而是沉下心之后的自我催眠。他喜爱传统的中国店铺,源自于他对香港老城区的执迷,就像美国后现代建筑师罗伯特·文丘里说过的:“宁要平凡的,也不要做作的;宁可迁就,也不要排斥;宁可过多,也不要简单;宁可不一致和不肯定,也不要直接的和明确的。”

香港的“传统性”来源于它对中国唐楼的保存,这是20世纪初至60年代香港市民的重要居所,它往往是商住混合的,地面的一层通常为商铺,其他楼层是住宅。然而,香港唐楼又保留着独特的风格:一方面,它起源于中国华南地区,是岭南传统建筑样式之一;另一方面,由于英国的殖民历史,在形态和使用需求上都经历了定向化改造。马奕修认为:“无论是香港,还是上海、广州,它们的商铺都有独特的风格,这对于还原中国传统群落文化不无裨益。”

然而,马奕修也清楚,这些传统的群落文化正在慢慢消失。“城市的现代化为居民带来了便利,但是很多原有的老建筑、老商铺,也随着现代化进程被逐渐湮没了。”在他眼中,唐楼商铺虽然破败,但却带有怀旧的意味。中国文化中向来有亲密的生活传统,这种典型的中国式居住方式,凝聚着祖辈与少辈、家人与邻里、人与居所生灵间深情厚谊。

“相比之下,香港传统店铺的消失速度还是比较慢的。但是当我来到内地才发现,很多城市的现代化进程非常快,很多老建筑一夜之间就被推到,即使是翻修的老建筑也失去了原有的韵味”,马奕修笑道,“如果我想拍更多内地城市传统群落中的动物,我想必须要加快工作速度了。”目前,马奕修正在筹备猫系列的第三本书,其中的素材将全部来自于内地。

 

呼吁青年人对文化的重新审视

马奕修认为自己的作品可以定位于以下两个人群:第一是动物(尤其是猫咪)爱好者;第二是城市爱好者。

他的每一幅作品中都有猫,但是猫并非是他作品的全部。在他的一幅作品中,琳琅满目的商品和杂货堆满了整间店铺,房梁上悬挂着各色饰品和用具,店主站在门口等待着客人的光顾,一位老人手拉着黄色的小推车从店门口经过。如果不仔细看,差点注意不到蹲坐在店门口箱子旁边的一只鱼骨刺花纹的小猫。

“很多人觉得那很乱,甚至路过的时候都不正眼看一下,但是那却是最传统的香港店铺文化”,马奕修解释,“人们不太重视文化保护的问题,很多人都追求高质量的生活方式。可喜的是,现在的年轻人大都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他们开始关注这方面的问题。”

马奕修表达了他的乐观:“曾经有一个女士带着她的孩子来店铺里买东西,不知怎么,她就说孩子被店里的猫抓伤了,还向店主索要赔偿并让猫消失。后来,这件事情上了新闻,但是经过录像查证,这个女士说了谎,网友对她纷纷进行指责。这件事也反映网友对于店铺动物的态度越来越趋于理性化。”

很多人说,马奕修的作品“近看没什么,细想还真有意思”。或许,最大的朴实来自于最真挚的感情。话虽不多,却字字有力。善意,本就能让他的作品,变得像他这个人一样。

 

 

 

 

简介:

马奕修,英文原名Marcel Heijnen,荷兰摄影师、设计师和音乐人。1992年起以亚洲为家的他,自学并精通多种才艺。他热爱探索生命及存在的意义,他的创意源自于一颗单纯的内心。连同同期创作的摄影集系列,他的作品多方位记录了亚洲各式各样的生活风貌。这些风貌都透露出同一理念:城市化以及世界变化无常之感。至今出版Residue、《铺头猫》《街市猫》等摄影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