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专栏
专栏
海飞:中国童书业遇上了好时代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2-19 13:21:27

阅读(

文丨海飞(原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副主席、中国版协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原主任、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原社长兼总编辑

我们遇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遇上了一个很好的行业,这是我最深的体会。‘很好的时代’是因为这是一个进步的时代,所有人都有一股向上的力量;‘很好的行业’是因为这是一个进步的行业,孩子的成长始终向上。


1978年,改革开放一声春雷,为出版业带来了革命性变革,童书业迎来了飞跃发展的春天。中国童书出版,经过40年改革开放的洗礼,经过世纪之交的风云,繁荣发展,大国崛起,强国发展。

半途出家入出版,落叶归根在童书。回首几十载,童书出版是我的第十个岗位。在此之前,经历了矿工、工程师、秘书、新闻干事、办公室主任、研究室主任、总经理、团省委书记、电视台台长,少儿社社长是我最后的岗位,也是我投入最多、收获最大的岗位。越深入童书行业,越深切体会到,童书出版有一种强大的生命力。一本小小童书关乎孩子与未来,也关乎祖国与世界。高速发展的中国对儿童成长不断提出新要求,整个社会需要更多优质童书。于是,我下定决心从事童书出版,一做就是几十年。 

20多年来,我亲历并见证了中国童书业的发展和变革。从1993年起开始从事童书出版工作,直到退休前,我完成了“四件大事”:一是推行企业内部改革,把中少社做大做强;二是促成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成立,使之成为童书出版领域首个专业少儿传媒集团;三是开发建成了中少大厦(宝钢大厦);四是发起成立中国版协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协调保障童书出版的有序竞争和联合发展。同时,在少读工委工作的基础上,加强与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全面深入的交往,将中国分会(CBBY)推向国际,使世界更加关注中国童书。作为亲历、参与、推动这些发展变革的我,能躬逢其盛,是与有荣焉。 

20多年来,我对童书出版的三个梦想也在逐步实现——设立中国的国际儿童图书博览会,设立中国的国际儿童文学大奖和儿童插图画大奖,设立中国的中小学生基础阅读书目。 

我们遇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遇上了一个很好的行业,这是我最深的体会。“很好的时代”是因为这是一个进步的时代,所有人都有一股向上的力量;“很好的行业”是因为这是一个进步的行业,孩子的成长始终向上。 

如今,我还在继续着我的童书事业,我所身处的时代,我所做的事业都是向上发展的。为了童书出版,我将继续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改革开放造就童书大时代


改革开放为中国童书出版带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大繁荣。 

40年来,中国童书出版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和厚爱,成为得道多助、厚重发展的出版文化产业。党和国家高度重视童书出版,成为中国童书出版改革开放、繁荣发展的“第一推动”。中国童书出版已经进入历史最好时期,并成为整个出版业中最具活力、最具成长性、最具稳定性的出版板块。

40年来,中国童书出版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为格局合理、体系完备的出版文化产业。一大批地方专业少儿社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相继诞生,迅速崛起。童书出版编辑、发行队伍和儿童文学创作队伍迅猛发展。童书出版体制发生深刻变化,少儿出版行业协会也催生出现。

40年来,中国童书出版从短缺到繁荣、从简陋到精致,成为市场活跃、名品荟萃的出版文化产业。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在全球步入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纸媒体出版持续下滑的大趋势中,中国童书出版“井喷式”发展,创造了连续18年平均两位数高速度增长的奇迹。 

40年来,中国童书出版从封闭到开放、从只有引进到进出平衡,成为大国崛起、影响世界的出版文化产业。中国童书出版的飞速发展和中国童书出版大国地位,越来越受到全球的关注。 

2016年9月,我在第三部出版专著《童书大时代》中提出,中国童书出版已经突破以“年”的概念界定发展进程、到了可以而且也能够以“时代”的概念界定发展进程的时候。中国童书出版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一个童书的大时代。

“童书大时代”何以到来?站在2018年,回望中国童书出版的整个发展历程,可以看到,中国童书发展至今是由多方力量推动而成的。

首先,改革开放是推动中国童书出版繁荣发展的根本动力。童书出版今天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地上涌出来的,而是由国家整体改革开放带来的。确切地说,不仅是中国童书出版,改革开放是这个时代发展的巨大动力。改革开放的动力包含两方面,一是改革,二是开放。假如没有改革,中国仍是计划经济而不是市场经济,那么童书出版市场不可能有如今的勃勃生机。假如没有开放,中国童书出版与国际的距离就还很远,就难以与国际接轨。改革和开放是中国童书繁荣出版的根本动力。

其次,党和国家对于童书出版的有力推动是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从1994年开始,中宣部和原新闻出版署连续5年召开全国少儿读物出版工作座谈会,全国专业少儿社社长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出席会议。座谈会就少儿读物出版工作在新时期的性质、地位、作用及世纪之交的发展趋势做了认真的分析研讨。这在中国出版史上是空前的,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于童书出版的重视。

再次,全国童书出版界的积极努力是推动童书繁荣发展的重要因素。从最初的专业少儿出版社到如今出版、教育、培训、数字、阅读等多行业共同参与,“举全国之力”发展童书市场。从各自独立到“抱团取暖”,童书出版从“小出版”变成了“大出版”,从“小格局”变成了“大格局”,成为了全行业参与的大众出版,形成了500多家出版社出版童书的新格局。这种内生的推动力是非常强大的,它推动了整个童书市场的进步。

此外,社会对童书日益增长的需求也直接拉动了行业发展。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崛起,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改善和提升,对精神文化产品的需要日益增加。家长越来越重视亲子阅读,对童书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也推动了童书市场的繁荣。这一点在图画书上表现很明显:过去因为图画书出版成本高,出版社“出不起”,家长们“买不起”。而如今图画书已经占据童书市场份额中的第二,仅次于儿童文学,还隐有赶超之势。

总体而言,所有推动童书出版繁荣发展的内外因素都归根结底于改革开放,是改革开放统领了整个中国的发展,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童书才有了发展的契机和动力。


做强做长中国童书大时代

 

中国童书大时代,正在实实在在地向我们走来。我们要清醒地看到,繁荣总会有泡沫伴生,受市场和利益的驱动,我国的童书出版也存在不少问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何让我国的童书大时代健康发展、可持续发展,如何让我国的童书出版真正拥有一个长治久安、积极向上的大时代,已经实实在在地摆在了我们面前。 

第一, 努力实现从高速度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转移。 

毋庸置疑,21世纪初我国童书出版的繁荣发展依托的是出版规模和出版数量的增长。我国童书出版的总量已经超过美国,并且相当于整个俄罗斯的图书出版总量。但是,我们要清醒地看到,规模和数量增长的“天花板”不能也不可能无限度地设置到天上去。童书出版的实践告诉我们,现在是从数量规模增长型发展向质量效益增长型发展的时候了。中国童书出版的未来,在于高质量发展。

如何推动中国童书出版的高质量发展,如何向高质量要高效益?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这“三精”就是我们童书出版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思想和奋斗目标,我们要从“多出书”转移到“多出好书”上来。认真把握童书出版全过程中的质量节点,认真推动童书出版从内容到营销全流程的创新,在供给侧改革中,向创新要效益、向质量要效益。提倡“慢创作,精出版”,高品质童书是未来童书出版新的增长点。 

第二,努力寻找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新时代是实现“中国梦”的历史时期,“中国梦”是由形形色色的行业梦和亿万人民的个人梦组成的。把中国童书出版做大做强,做成出版强国,这就是童书出版的“中国梦”。当今世界是个互联网时代,是个大数据时代。融合创新,寻找新动能,是中国童书出版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 

互联网、大数据为童书出版走向新的发展平台,提供了崭新的机遇和无限的可能。我们要突出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儿童服务”,实现从童书的内容产品生产到儿童成长的全方位、产业链服务转型。通过结构性改革和信息技术变革,用创新思维,培育产业新的模式、新的主题、新的制度、新的要素、新的业态、新的产品、新的消费、新的市场,从低质、低端、低附加值、产能过剩,向高质、高端、高附加值、绿色低碳可循环转换。如高质量的儿童文学图书,可向舞台剧、电影、电视、听书、玩具等转化;高质量的图画书,可向摄影图画书、网络手机小电影、亲子阅读等转化;高质量的童书出版,可向幼儿园、小学等社会教育机构推广转化;高质量的童书出版产业,可向互联网经济转化,可向资本运作转化。

第三,努力营造童书出版界的“国之重器”,把中国品牌提升为国际品牌。 

我们要努力打造自己的“国之重器”,打造自己的“童书出版航母”“童书出版大飞机”“童书出版高铁”。把中国的大社名社、大家名家、大作名作,升格为国际的大社名社、大家名家、大作名作,把中国品牌升格为国际品牌。现在,我们有了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长江少儿出版集团、21世纪少儿出版社集团、时代少儿文化发展公司4家童书出版集团,有了抱团发展30多年的“华东六少”,但还不够大不够强,国际知名度还不够高;我们有了一个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也还远远不够,美国有7位,我们的邻国日本有5位;我们有了一批在国内非常出名的畅销书,却至今还没有在全球流行的畅销书,更没有全球知名的经典童书。我们的差距还很大。

第四,努力办好自己家门口的国际童书展。

当今世界是互联互通的世界,是命运共同体。国际童书展,是推动世界童书互联互通、共同发展的重要平台。在第55届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上,有两个关于在中国举行国际童书展的发布会引人关注:一是3月26日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与上海国际童书展进行项目合作的新闻发布会,从2018年起,由中意双方联合举办上海国际童书展;二是3月26日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举办发布会宣布,在2018年8月举办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上,将童书版权贸易、动画漫画、IP授权、教育、数字等板块进行整合,升级为展区面积为1.41万平方米的BIBF国际童书展。一年有两大国际童书展在中国举行,这在全球绝无仅有,充分说明了中国童书出版的巨大潜力和吸引力。借助“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在自己家门口努力办好国际童书展,作为东道主、主办国,近水楼台先得月,天时地利人和。我们一定要办出特色、办出成效,办成国际一流的图书大展,办成一个为了儿童、属于儿童的盛大节日。

 第五,努力营造世界格局中的中国大时代。

 纵观世界历史,大凡人类社会发生重大政治、经济、军事变革,总会带来文化的重大变革,童书出版也不例外。童书出版有着鲜明而深刻的世界格局和发展轨迹。 

从世界童书出版看,出现过两个堪称影响全球的童书大时代:第一个是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维多利亚时代不仅是工业革命、科学发明的大时代,不仅产生了铁路、汽船、现代印刷术,不仅带来了下午茶、晚礼服宴会、蝴蝶结、蕾丝等生活习俗和审美,而且对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也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第二个是美国的“4664”婴儿潮时代。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大战胜国,二战结束后的18年间,“婴儿潮”人口高达7600万,占整个美国人口的三分之一,成为美国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个时代,是美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最辉煌的时代。在儿童文学、童书出版、儿童阅读上也是如此。如在这一时期设立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1922年)、凯迪克图画书奖(1938年)、儿童分级阅读标准和体系等,在“婴儿潮”时代都发展到顶峰,给全世界留下了巨大的文化宝藏和精神财富。

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巨大的经济社会变革,不仅给中国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给世界带来了一股改天换地的强大东方力量。中国的童书出版已经成功地实现了21世纪初连续18年的两位数超高速增长,我们完全有可能迎来一个真正属于中国的童书大时代。当然,中国的童书大时代,和英国、美国依托战争称霸全球的童书大时代不同,我们依托的是改革开放,是和平崛起,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英美两国已经实现的英语系童书大时代不同,我们要营造的是汉语系、汉文化的童书大时代。 

“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我们期盼着,我们努力着,开创和营造一个在世界格局中真正属于我们中国的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的大时代。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