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专栏
专栏
生活一片灰暗时是中国哲学救了我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许惟一 窦元娜

发表时间:2018-11-27 13:53:46

阅读(

阿部亘出生于日本横滨,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文学研究科东洋哲学专业,获文学博士学位。他曾执教于早稻田大学文学部、理工学部,现任北京语言大学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教师。他的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明代思想、日本江户儒学。他与中国有着极深的缘分。祖父十分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父亲的名字取自苏东坡的诗句,阿部亘在高中时受《庄子》生之自由的哲学的启发,开始慢慢走上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道路。

在接受《国际出版周报》专访时,阿部亘将他与中国的故事娓娓道来,也针对进一步发展中国图书、中国文化“走出去”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您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有哪些独特的故事可以分享?


阿部亘:我的祖父是一位数学老师,但他对中国文化中“无”的思想及印度文化中“空”的思想有着极为强烈的兴趣。不仅是我的祖父,对于所有日本传统的知识分子而言,了解中国文化都是基本素养。我父亲的名字便是取自苏东坡的诗句。我出生时,祖父已去世, 但祖父书架上的《老子》和《庄子》等中国古典著作被完好地保留下来。在我长大后,如同许多日本人都会经历的那样,高中时期的生活一片灰暗。我深陷备考大战的压力,脑海里时常浮现出对生之意义的疑惑和对死亡的恐惧。那时,将所有的意义和价值相对化、主张生之自由的《庄子》的哲学,成为了我努力生活下去的“引路人”。这份体验让我遇见哲学,也成为连结我与中国缘分间的纽带。


您如何看待中国传统文化,又是如何将研究汉语语言文化这一工作转变为终身奋斗的个人事业?


阿部亘:因为高中时代的经历,我对中国士大夫的文化传统抱有感恩之心,也更有研究兴趣。当然,无论是当今中国还是日本,士大夫这个群体已不存在。并且,即使从过去的文化传统中学习到什么,其意义也应该与以前截然不同。

尽管如此,我认为我们仍然要继承传统中精华的部分。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因为,我并不觉得现代社会的主流思潮一定会带给所有人幸福。相反,正如《庄子》之于我一样,过去的哲学会时常焕发出新的生命力,较之最新流行的思潮更为打动人心,成为支撑我们生活下去的精神食粮。

另外,到中国工作后,我结识了许多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他们都非常真挚地对待过去的文化传统,这也极大地激励着我。在我成家之后,慢慢地将自身生活完全融入到中国文化氛围中,我开始真切地关注身边中国友人的精神风土。

最近,我撰写的关于当代昆曲文化的论文,以及对现代文学的研究侧重,皆出于此。我认为,真正融入中国人的生活、切身体味中国文化,对今后中日交流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

 

您认为如今的中日文化交流有哪些不足,对此您有何意见或建议?


阿部亘:统计结果表明,中国高速发展的这几十年, 也正是日本人对中国文化渐渐失去兴趣的时期。中日邦交正常化后,中日双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政治经济的交往上,对于自身文化源流的朴素憧憬和敬意却在急剧减退。过去有随手翻阅汉文典籍习惯的日本知识分子全然变成少数派,最后就剩下像我这样做专门研究的学者还在坚持这种情况十分令人堪忧。在完成翻译和研究的同时,我时常有意识地完善自己在中国古典文化方面的素养。我认为当下急需保护传统,与浮躁的社会潮流相对抗。

 

就您个人的研究工作而言,您认为目前工作的难点是什么?


阿部亘:在日本,大学的研究环境每况愈下。据统计,日本论文的写作数量与被引用数量在大幅减少。这对人文科学的影响尤为强烈,很多研究者没有稳定的研究据点。而对中国文化的研究,因为一直存在一定的中文学习者,才得以勉强支撑。有志于研究中国的日本学者数量在减少,一些有中国学传统的研究室几乎被中国留学生填满。

这其中,少子高龄化等无法迅速解决的社会人口问题是重要原因之一,人文科学的需求没有得到充分发掘也是一大因素。研究的意义和价值本应从长期且广阔的视野衡量。然而,在当前不甚明朗的形势下,我们不得不考虑明确指出:做中国文化研究可以在短期内获得明显的效果。也就是说,我们需要阐明研究中国文化是有实用性的。

 

在国际上推广中国图书,您认为当下这方面还存在着哪些问题?对于此问题的解决您有何建议?


阿部亘:我觉得在推广中国图书时,需要考虑如何获得受众。翻译、出版是值得仔细研究的问题,但是如何获得读者更是重中之重。

在日本,与其他海外文学相比,中国文学作品的销售量并不是最多的,还是欧美文学比较强劲。不过,日本有阅读海外文学的传统,只要中国文学作品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持续不断地进行推广,市场规模会进一步扩大。

我认为海外文学要想获得读者应该具备两点:一是具有普遍的文学价值;二是具有某个国家或地域特色。

就前者而言,日本的海外文学爱好者数量十分可观。在广受这些爱好者信赖的评论家——丰崎由美的介绍下,阎连科《愉乐》(《受活》日文版)等作品备受瞩目。具有价值的优秀文学作品一定会吸引大量读者。就后者而言,中日毕竟交往历史悠久,如果中国文学作品的内容过于肤浅,日本读者会认为这些“早就知道了”并无新意。所以,文学作品虽然要慎防为吸引眼球而追求新奇,但是,好的作品应该有深度、够敏锐,有新的切入点。

 

您认为如何进一步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关键是什么?中国文化的推广对日本有何重要意义?


阿部亘:中国不仅注重经济和政治的发展,也把文化作为重大的外交课题,对此我表示由衷的敬意。为了进一步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深入的市场调查是成功的关键。若只是大量输出信息,在数量上取胜,其实并不能将中国文化真正推广出去。能在多大程度上仔细咀嚼异国的文化状况、虚心倾听外国读者的声音,能以多大的耐心进行对话,决定着文化“走出去”的成败。希望中国文化能为日趋闭塞的日本文化吹进一股新风。


本文由《国际出版周报》与中国文化译研网(CCTSS)共同策划、采访完成。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