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专栏
专栏
英国出版人眼中的出版国际化是什么样的?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9-04 14:44:14

阅读(

今年,史上最大英国展团亮相BIBF。在2018全国出版企业高层论坛上,3位英国出版人分享了他们对于出版国际化的看法与经验。


中国市场越来越重要


杰克斯·托马斯(Jacks Thomas) 

伦敦书展主席


如今, 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已经成为一个全球书业兴趣的集中点。今年参加BIBF的英国出版代表团的规模是自英国参加BIBF 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这反映出英国出版业对于BIBF的关注。

对于英国出版业而言,中国图书市场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市场。我想, 无论是伦敦书展还是BIBF,我们共同的希望是所有国家的图书市场都能够茁壮成长,我们希望更多不同的人能够在更多不同的国家阅读更多的图书。毕竟,出版业的存在本身就是为了鼓励人们对图书的热爱,希望人们能够理解图书的意义。

2017年英国出版业总收入上涨了5%,达57亿英镑,创历史新高。

图书市场繁荣的生态系统已经建立起来,传统出版、融媒体、数字出版等为图书的出版销售提供了多元渠道。有声书的销售在2017年继续保持增长,增幅为9%。

不仅如此,出版业在提升电影、电视和戏剧作品的商业和文化价值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图书出版业为整个创意产业的增长贡献了很大力量。

同样,书展和图书在跨文化交流中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交通和通讯的发展使得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变得越来越频繁、细化。而书展和图书能够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人联系起来,成为我们洞视他人思维、情感、文化的窗户。

同时, 图书也已经成为跨文化对话和理解的基础。出版商在跨文化交流中的作用呢?当然也越来越重要。出版商应该进一步去提升不同文化间图书翻译交流的能力,应该继续学习其他的语言,应该通过出版图书鼓励人们去了解其他的国家和其他的文化。特别是教育资源和语言学习,这两者是跨文化沟通中重要的步骤,也能进一步促进人们对不同文化的理解。

作为伦敦书展主席,我希望我们的书展在未来能够做得更好,我们也祝愿“一带一路”倡议实施得越来越好,同时我们也希望今后与中国出版业的合作越来越多,越来越成功。



中国出版企业需要触及更多国际市场


理查德·查金(Richard Charkin

国际出版商协会前主席、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得主


我认为中国出版业的国际化,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加强中国的版权保护息息相关,这些举措为中国出版行业的收入大幅度增长起到极大推动作用。

同时,中国民营出版企业的发展作为国有企业的补充,也为中国出版市场带来了更大的竞争、更多的创造性以及更高的增长。现在中国出版业的发展方向,仍然是实现体系、技术和分销渠道的进一步专业化。

虽然中国的出版行业现在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 但是却面临着另外一个挑战,即需要触及更多国际市场。

在我看来,中国的出版行业有三个视角,至少中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英文出版可以从这三条路径着手。

第一是传统的路径,即获得全球出版人的版权许可。

这是一个很成熟的模式,也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进入国际市场的方式。它十分安全,成本也更低,出版商们不会因此损失资金。但是,这条路径也有一个弊端,即出版商并不会因此赚到更多的利润。它需要出版商付出许多时间与精力,却不能够保证这些图书真正进入国际市场。不仅仅是中文出版商,英文、德文、日文、法文的出版商们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第二条路径,是许多欧洲出版商采取的方式, 即通过并购进一步促进增长。

很多出版商会在得到消息后进行并购,速度很快,但成本与风险都很高。很多CEO由于在并购时决策比较鲁莽,致使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并购潮,中国出版行业可以利用这一波热潮实现并购发展。

第三条路径,是出版本社图书的英文译本。

中国目前的出版行业中,有多种声音对此表达反对意见,因为出版英文译本需要很大的投资力度,具有极高风险。这项工作不仅需要花费大量金钱进行翻译工作, 而且需要自己创作内容,完成印刷、发行等后续工作,全部流程都需要自己承担。

坦诚地说,英文版的中国图书销售量尚有空间,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每年有30至50万本的英文书都是由本国的作者所著,很少有读者常购买英文版的中国图书。

当然,零售商们会购买图书作为存货,英文版中国图书可以在这一领域销售,但其中的价格竞争也十分激烈。在全球零销环境的不断变动之中,全球出版商的一切行动与努力,都要以实现“书店有书可卖”为目标。

现在书店的容纳空间有限,没有办法对更多的书进行促销,让它们实现线下的高销量。同时,一些主流媒体,如报纸等, 它们的销量相较于过去有所下降,影响力看似有些降低,这主要是因为读者们渐渐地将视线转移,更多地关注新媒体信息。

所以在这样一个周期中,出版商们该如何面对这一趋势? 我认为解决方案就在市场营销中。非常具有创意的专业市场营销,需要触及到终端的读者。这个读者可能是在大学、中学学习中文的学生,也可能是一个普通读者。

全球市场中的某些细分市场,它们对中国图书十分感兴趣,我们的目标就是找到这些市场,通过社交媒体、视频媒体、平面媒体等各种方式, 触及到市场中的读者们,以此实现图书销售。当然,市场与读者群体的发掘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这需要各家出版社努力采取行动才能实现。

我们已经采取了相关举措, 比如中国的全球出版计划,同中国青年出版社达成国际合作。我们希望创造一个真正的市场营销网络,通过专门的工作人员与读者建立联系,并提供编辑、翻译、销售、发行服务,帮助中国的出版商实现目标。

出版国际化,最重要的一点是使中国的出版商,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接触到全球市场。

目前德文、法文、意大利文图书在英文图书市场中的成功,可以成为中国出版商们的参照,从中学习成功的经验和方法。



合作共赴出版业更好未来


斯蒂芬·罗汀格(Stephen  Lotinga

英国出版商协会首席执行官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但是过去30 年来,我所在的英国出版商协会一直非常支持中国和英国出版界的合作。

英国出版商协会每年出版的书籍和期刊同中国有很好的契合点,中英两国在此领域有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关系。40 年前,中国实行了改革开放,这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全世界。

我非常荣幸地在去年见到刘延东副总理,她表示中国将会致力于人文交流,尤其是在文化领域。我认为现在中英两国都进入了发展的黄金阶段, 双方都会受益。

英国即将离开欧盟,全世界的贸易关系正在发生变化,英国的出版界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尤其是经济方面,大多数的出版商现在都不会过多依赖单一国家。

同时,英国出版市场将继续发展学术著作,尤其是学术期刊。学术出版为研究学者们提供最新的科研成果,进一步推动学术领域发展。

数字出版领域是另一发展重点,尤其是在大众越来越关注政治领域发展的当下,大家都需要获得自己生活的国家以及全世界的真实可靠的政治资讯,这对于出版产业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音频市场也实现了大幅增长,这主要依赖于高质量的内容与移动终端的发展。

相比之下,教育图书市场情况较为复杂, 教师们较少使用纸质图书,更多使用网上的内容。英语教科书销售实现持续增长,这得益于全球各地英语学习活动的不断增加。

英国的出版商一直努力开展国际化方面的工作,希望将本土化的内容传递给全球的读者,通过英语教学不断提升公共治理水平。中国也积极参与到全球科学研究中来, 现多方面的交流。

英国可以从中国文化中获取许多知识,不少英国学校也会教授关于亚洲文化的内容,十分重视将中国的教学材料引进到英国。英国是一个非常外向的国际化国度,我们希望把越来越多中国的图书带到英国市场。

当然,中英在出版行业的合作还有很多进步空间,特别是在市场准入与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我们非常期待与中国共同合作,应对这些关切点,这同样有利于两国共同利益的实现。未来,希望中英两国能够进行常态的对话,帮助双方解决各种问题。在共同前进、加强合作当中,我们就能到达两国出版业的更好未来。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