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专栏
专栏
中版集团:国际传播型集团的思考与行动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白玫

发表时间:2018-08-29 15:58:41

阅读(

始作书契,以代结绳,相传仓颉造字由鸟的足迹而来。中国人自古对于文字的崇拜深入骨髓,而文字也凭借着其强大的力量而贯穿于延续数千年的中华文明,以至于在丰富立体的现代传播体系中,以文字为主要呈现形式的出版活动,依然有别于其他任何一种文化活动。 

出版因文字而独具力量,这是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岩的深刻体会。与很多出版人一样,对于文字的热爱与敬畏贯穿了他的职业生涯。在他眼中,文字、图书、出版、阅读在精神世界中有着难以匹敌的影响力。

李岩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成员

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 相对于社交媒体上数秒钟对数秒钟的图文交流,图书这种媒介是作者一年半的创作对读者九小时的阅读,持久深远相对于喧嚣一时,效果如此独特。”

李岩认为, 认清出版在文化建设中的贡献,事关中国出版“走出去”的根本使命和任务,决定了走向世界的中国出版人如何看待和定位自己。“文化自信是‘四个自信’之一,总书记对文化自信的论述意味深长,值得我们每一个出版人长久思考、反复体会。信心决定成败,自信对做好对外出版工作有着决定性作用。”

中国出版业的从业人员,会比世界任何其他地方的同行, 更敏锐地意识到,出版业之奢侈,独步现代经济和产业体系,这是李岩一贯的观点。放眼全球,在一国形成链条完整、健康发展的图书出版业,历史、政治、文化、经济、社会条件之苛刻,以至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奢谈发展本土出版业。

“出版与国运相连,而正因如此,中国出版业才能有此条件向世界表态。”李岩说。


2018年7月22日下午,中国出版集团组成以谭跃总裁为团长的出版代表团,与缅甸PYI Zone出版社举行了国际编辑部成立签约仪式


那么中国出版业正向世界表达着怎样的态度? 尤其是在“纸书将死”的全球议题下,中国出版业的思考和回应又是什么?

对此, 李岩更愿意将视角拉远,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我们应该更多地看到历史创造的厚度。正如曾经的‘技术革命’杀死了竹简和卷轴,未见破坏性的颠覆,却见汉唐以来丝绸之路和人类历史上的经贸与文化大交通。”他认为,以这样的眼光来看当下,既然数字技术有力量赋能作者击垮出版社,那么当代以国家为主体的文化交融互鉴现实, 就有可能把出版业的未来托付给国际出版, 只有这样才能准确把握“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现实意义。

“讲好中国故事,做响重点产品,奋力打造新时代国际传播型集团”,2018年初中国出版集团(以下简称“中版集团”)围绕中国出版和文化“走出去”提出了四项具体的工作部署——“推广中国名作名家”“加强资源互通”“打造骨干力量”“提高本土化运营水平”, 形成了具有中版集团特色的“四大方略”。

“国际出版就是出版业的未来,这可以说是中国出版业对‘世界难题’的一种回答和表态。我们真切地领会到,不仅有必要像过去说过的‘打通了做’,更需要在‘转向战略主动’中把握中国出版‘走出去’的重大历史机遇。”李岩说。


2018年7月25日-26日,中国出版集团代表团在坦桑尼亚开展国际交流合作


面向世界的文化担当


以国际化的视野来看中国内容,什么是世界级的文化贡献? 李岩说,这是中版集团正在尝试去考虑的问题,也应该成为业界思考的方向。

一个无法忽视的现象是,在“西强”格局的影响下,很多国家依然遭遇失语与忽视,而指向某处的文化“仰视”依然存在。站在中国出版企业的角度思考,李岩认为,变革背景之下想要不断开放发展、不断走向国际化,首先要有更高水平的、面向世界的文化担当。

中版集团的思考包括三方面,一是向世界分享优秀的中国内容, 推广中国名作名家。二是建设“走出去”内容,保持追求高质量图书内容的内容建设工作向“走出去”延伸。三是抓住中国内容的世界特色,围绕“传统文化的当代阐释”和“中国道路的学术表达”两大中心话题产生世界特色和比较优势。

实际上,与很多企业面临的情况类似,中版集团在向海外推介图书的过程中也曾收到“没有需求”“需求不大”“需求不明”的反馈。

对于需求,李岩有着不同的理解, 在他看来需求是创造出来的,与其用更好的产品小心翼翼地满足既定市场需求,不如“任性”一些创造新需求。对准题材,不如瞄准市场结构;变策划产品为规划产品线,用规划产品线投放市场板块。

创造需求最终指向的是引领和塑造市场,在李岩眼中这是强社的一项重要标志。中版集团正在树立这样一个观念: 集团可依托优势图书内容生产能力,源源不断地投放原创的、高质量的中国内容,在引领国际市场、创造需求中,将发挥独一无二的、长期的作用。

道路决定成败,中国出版推动文化“走出去”,要走一条怎样的路?

李岩对这个问题有着深入的思考,“资本驱动加技术驱动, 这是一条西方的路,这条路之前是枪炮。我以为,国家驱动加内容驱动, 就是我们要走的路。中国出版业以人民为中心提供优秀精神食粮,以内容为驱动走好企业国际化发展的路,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以内容建设推动中国图书国际传播,中版集团正以行动阐释着自己的决心。从宏观层面,中版集团配合国家外交外宣大局,以内容建设为工作循环的起点,推动各项“走出去”和国际化工作。

具体而言,中版集团对准海外市场结构,根据集团特色,规划了五个内容板块并作出了明确要求:主题出版聚焦国际上最重要的中国话题,文艺聚焦更直接释放的中国魅力,对外汉语聚焦助力汉语世界性地位,社科人文聚焦国际学术领域里更强烈的中国影响,少儿聚焦小读者国际视野中的中国分量。

对此李岩进一步解释,对准市场结构的科学性在于,每个细分市场和内容板块,都对应了迥然不同的经营发展要求,都有自己的一套商业模式和运作办法。这意味着,内容建设将策划和指导全部“走出去”工作任务,内容建设和外向型图书选题策划担任工作循环的起始点,同时成为联动国内国际的有效枢纽。


“集中力量办大事”


“力量分散、资源整合不足”,李岩坦言这是中版集团国际化工作面临的一道实践难题,这个问题也困扰着很多出版企业。他将资源利用效率问题归因于“倍数效应”,每一本书从策划到出版过程中的复杂程度和各项成本都在成倍增加,如果不实施有效的资源集中利用,就会因效率过低而导致发展停滞。

“因此,中国出版和文化‘走出去’,就要求我们‘集中力量办大事’。”李岩说,充分利用、合理分享、用足资源是中版集团加强资源互通的核心策略。

首先,资源开发了要充分利用。在这一点上,翻译资源的聚拢与利用一直是中版集团较为成功的探索。

“以往,各出版单位都苦于寻找合适的译者,而一本书翻译完成后,译者就‘闲置’了。我们发现, 有些译者不仅能够完成译稿,还能协助本地出版、提供市场情况,最重要的是推荐更多资源。”最近几年中版集团连续召开了几次规模较大的恳谈会,在重点出访中也安排了旨在聚拢翻译资源的活动。


2017BIBF期间,中外翻译家与出版人共同见证了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8家海外国际编辑部的签约与揭牌仪式。


与此同时,资源的集中利用,不仅需要服务,更依托于管理。李岩认为问题的本质是业务异质的主体如何相互提供方便,国际出版乃至更大范围的文化“走出去”路径,多种多样,每条延伸内外的路,都对应了一个由市场主体构成的链条, 每个环节都是一块业务,各链条、全链条大多可进行资源合作。

“集团固然可以指令性地协调各方,但建立一种‘互不吃亏、相得益彰’的规则,我们感到更有必要。没有制度机制上的安排,可以想象,任性跨界,脱离业务定位、不良竞争,也是难免。”他补充道。

而更进一步,如何针对发展瓶颈用足资源,在李岩看来是集团更重要的任务——规划突破性发展。他认为,内容建设已经初定规划,接下来的数字化国际传播就是一篇大文章, 在中版集团“三型集团”的通盘考虑中,国际传播型集团必然结合内容建设打造主流出版集团、通过数据化打造融合发展集团。

2016 年中图公司实现了部分国家在线零售渠道供货,中译公司掌握着可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多语种机器翻译技术并提供大数据等商业服务,技术再次开辟了中国图书走向世界的新空间。这两个新发展前景,直指“渠道”瓶颈问题,同时极大扩大了中国出版业“走出去”的国际化谋划空间。

“毫无疑问,在集中资源、实现关键性创新性发展问题上,这是需要优先考虑的。”李岩说。


人才培养的战略意义


“ 团队化的对外工作确保了‘走出去’和国际化发展紧跟形势、顺势而上。版权经理、外向型翻译、国际贸易人员经过组合,一旦形成团队,则具有了强大的开拓创新基础。

在2017年11月的韬奋基金会高端人才论坛上,李岩分享了国际化人才培养的经验及思考,而这样一支国际化人才队伍,正在中版集团“走出去”和国际化发展中发挥着巨大作用。

“‘一带一路’ 市场拓展已经成为了几年来中版集团最生动的新局面。” 李岩的感触很深,从2015年的“中阿出版论坛”,到2016年邀请中东欧16国成为BIBF主宾国,再到近几年出访“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广互译工程, 设立中版集团图书专柜、专架。2014年至今,中版集团累计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出版权1506种,占全集团版权输出总数的87%。


2018 年4月10日,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与语言桥公司合作成立伦敦编辑部签约仪式如期举行。


实际上,在中版集团的国际化战略推进伊始,国际化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就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工作内容。2013年至今,中版集团组织了数十批、数百人次的境内外培训,这些人也大多成为了集团版权贸易、国际合作、对外文化交流中的骨干。

“职业化的版权经理队伍提高了版权贸易的效率,翻译和外向型编辑队伍提高了国际合作项目的质量,出版物国际贸易队伍保障了通畅的国际交流。”这之中,中版集团的境外培训颇受业界关注——集团人力资源部门出资、集团国际合作部建议、各单位选送,集中组织境外培训。“集团下决心集中出资是关键。”李岩说。

为培养外向型人才,中版集团每年选派5位国际化人才赴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攻读出版管理硕士学位,与美国佩斯大学出版中心联合举办4期数字化专题和法人培训班,与伦敦书展组委会和伦敦大学联合培养外向型编辑,与牛津布鲁克斯大学联合举办版权经理培训班,选派版权经理参加阿联酋沙迦书展版权配对活动等。

“无论是一年期学历教育,还是数日数周短训,都是特定时间段里、特定内容的学习,长期下来就可培养成‘学习型’的员工和‘学习创新型’的团队。”


本土化的最高形式


2017 年,中版集团在伦敦书展发布了影印本古籍《指南正法·顺风相送》,这本成书于明代的航海指南因最早记载钓鱼岛而具有重要意义。

与此同时,这本古籍本身的命运也是中国图书海外传播历史的一个缩影,其在元末明初通过海上贸易到达欧洲,从荷兰东方市场辗转多年终为牛津大学图书馆收藏。“关于图书形式的海外传播, 我没有系统查阅过学术研究资料,但过去几年,我们在海外中文古籍整理的国际合作中已直接体会到,中国图书海外传播历史,长度远远超过1840年以来的列强劫掠历史,” 李岩说,“中国文化在态度和心理上没有主动传播的传统,但中国文明文化海外(域外)传播,汉唐以来一直活跃,这条脉络贯穿中华文明史。”

“西方出版业的发展过程, 主要是商业驱动形成的,战争殖民后谈国际传播的文化驱动,满眼是悲惨和叹息。”因此在李岩看来,开展更合理高效的国际出版经营活动,是我们当前最现实的选择,中国图书的海外传播依托出版产业的国际化发展。

另一方面还应当看到,本土化出版发行中国内容图书、乃至在任何一个国家传播外国内容,受制于几乎全部的本地条件,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英美对印度式的市场的“通吃”做法对于我们而言并不可能,而是要坚持互相尊重、文明互鉴的基本文化态度。

“西式‘走进去’就是大集团的国际化。”据李岩观察,在专业化、国际化、数字化的“三大趋势”中,国际化保持着50年的上升趋势。而这种趋势的绵延,主体其实就是跨国的、上市的出版传媒集团。

李岩将本土化的出版经营看作是国际版权贸易之外,更直接、更高效的办法。而作为这两年尝试本土化的新起点,国际编辑部体现了国家驱动和内容驱动的“双驱动”,合作中将投入更多经营性资源。“国际版权贸易在业务性质上始于产品和翻译安排、终于授权合同和版税结算,国际通行,有制度上的公平性,但结果不一定保证‘互通互鉴’,‘西强’症状突出。因此,我们把与外方伙伴共同策划中国主题图书的国际编辑部、投资与并购等在‘本土化’题目之下通盘考虑。”

李岩认为,只要按照经营性资源不断投入的发展方式,本土化将得到实质性推进,当推进到“海外独资建设分公司”的地步,他相信,无论逻辑上还是现实上,就达到了最高形式。

“正如中版集团谭跃总裁说过的:参与建设海外分公司,一定会是中国出版人职业生涯的较高追求。”李岩说。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