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美国书展
美国书展
少儿文学的现在与未来:变革持续发酵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6-25 16:44:26

阅读(

5月31日,本届美国书展的最后一天,来自儿童文学出版领域的资深编辑和代理们就“儿童文学和青少年文学创作趋势”做了一场精彩的讨论和分享。


摘掉畅销的“标签”


美国文学公司Bettina Schrewe Literary Scouting资深童书书探艾米·戈登(Amy Gordon)担任本次会议的主持人。她观察到,目前没有某一类型或主题系列图书在主导儿童文学和青少年文学市场,“饥饿游戏”“暮光之城”“哈利·波特”“小屁孩日记”“波西·杰克逊”系列图书都已分别过了鼎盛时期。


对此,美国文学代理工作室Stimola Literary Studio总裁兼创始人罗丝玛丽·史蒂默拉(Rosemary Stimola)提醒出版人,不要将那些带有“畅销标签的品牌系列作品” 作为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她回忆起自己曾阅读过的一部小说手稿——亚裔作家赖昙荷(Thanhha  Lai)的《再见木瓜树》(Inside Out and Back Again)。“如果我只是从趋势和市场的角度分析它,我会将它弃置一旁。”但这本书的表现十分惊人,连续获得了2011年美国国家图书奖和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如果一定要考虑趋势,”史蒂默拉说道,“那么你就要成为一个潮流引领者。”


企鹅旗下普特南童书(Putnam Books for Young Readers)的资深编辑史黛丝·巴尼(Stacey Barney)也强调,盲目追逐潮流必将徒劳无功。她表示,今年讨论的出版选题,一般情况下在两三年后才能出版,因此预测热门趋势的确很难。不过,当具有相似主题的品牌书系同时出现在市场时,并不会让她感到惊讶,因为“很多作家都会关注目前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通过不同的表现形式来提炼这些主题。”


此外,在读者阅读需求方面,美国学乐集团编辑部主管大卫·利维坦(David Levithan)指出,事实上并不需要脑外科医生来解释为什么孩子们会被惊悚和恐怖的主题故事所吸引。他对市场上涌现出这样一批惊悚题材的青少年小说表示赞同和理解。孩子们“想要感受到害怕,但他们希望通过阅读这本书,最终能让他们克服恐惧。”


事实和真相愈发重要


随后,戈登提到叙事性非虚构类(Narrative Nonfiction)儿童读物这一话题,引发了对于创作此类图书必要性和相关性的激烈讨论。“这很可怕,”利维坦如是说,“现阶段,事实和真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他提到了美国学者2018年推出的叙事性非虚构类出版品牌“聚焦”(Scholastic Focus),该品牌为出版物帮助青少年读者理解他们自己和身边人提供了平台。“这个时代充斥着各种信息,却缺乏可靠的背景知识与参考依据。”


史蒂默拉十分赞同结合当下青少年的生活现实对历史故事进行背景化阐述的做法。举例来说,当阅读克莱尔·哈特菲尔德(Claire0 Hartfield)的《几滴红色的水:1919年芝加哥种族骚乱》(A Few Red Drops: The Chicago Race Riot of 1919)的手稿时,她发现,一旦拉开历史的帷幕,很多场景和问题都会令人感到熟悉。“一百年后,我们仍然在谈论许多相同的问题。”


巴尼本人也写作非虚构类作品,主要以回忆录为主。她重点提到了《我的角落之环》(My Coner of the Ring),这部本月刚刚出版的回忆录。该书作者是怀着奥运梦想的12岁女拳击手洁西林·席尔瓦(Jesselyn Silva),叙事性非虚构特征是这部作品的一大卖点。巴尼解释说,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如今的年轻人拥有前所未有的信息和工具,可以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正在做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 巴尼说道,“他们是他们自己的灵感来源。”


图像小说、有声读物潜力巨大


谈到图像小说(Graphic Novel)时,史蒂默拉称这些小说在美国是发行商钟爱的爆款图书,目前除少数国家或地区外,“图像小说热”几乎是世界现象级的。美国版权代理公司Bent Agency的总裁珍妮·本特(Jenny Bent)也强调了图像小说的潜力。对于那些“比前几代人更注重视觉感受的”少年读者来说,“图像小说更容易开启阅读之门”。


戈登提到流媒体服务的激增和其对文学内容无法满足的胃口,将话题从用书面图像讲故事延伸到用屏幕讲故事。本特表示,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因为流媒体平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开放、更多元。不仅有更多的表现形式和内容可供选择,而且可操作性也越来越强,这与众所周知的好莱坞“缓慢”发展过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史蒂默拉开玩笑道,一个新的流媒体服务“每隔一分钟”发布一次新信息,她为那些不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图书能够获得全新机会而感到高兴。


当被问及好莱坞和影视改编的潜力是否会影响他们的决策时,嘉宾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不会。”巴尼补充说,她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投稿作品被亚马逊或奈飞采用。她认为这是一种额外的“分红”,但“首先它需要在儿童文学或青少年文学图书市场上站稳脚跟。”


有声读物也是此次会议的讨论重点。本特的版权代理公司同时代理成人文学和儿童文学, 她表示成人文学在有声产品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以至于“有声书销量超过纸质书的销售”,但她并没有在儿童文学和青少年文学领域看到同样成功的有声产品。史蒂默拉认为:“故事要一个一个地讲,慢慢来。”巴尼表示赞同,在她看来,“有声书会延续纸质书的生命周期”,她也正在认真考虑将有声书视为未来公司业绩的增长点。


童书多样性成变革重点


在会议的最后,嘉宾们讨论了童书多样性问题。巴尼提到了“我们需要多样化的图书”(We Need Diverse Books)组织,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童书爱好者草根组织,提倡出版能代表所有年轻人的多样性图书,也吹响了“所有出版商都落伍了”的号角。利维坦也称赞了这个组织,认为“他们非常清晰地表达出了实现童书多样性这一诉求,并坚信每个人都可以助力这一变革的实现”。他同时强调,出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近5年内,图书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自己的声音’(#Own Voices)浪潮的临近,书架将会与10年前大相径庭。”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