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出版人物
出版人物
潘国驹:突破界限,做亚洲自己的学术出版品牌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9-21 14:36:34

阅读(

近年来,随着“走出去”的步伐日渐坚定,如何推动中国学术出版踏出国门、获得世界认可,成为了摆在出版界面前的重大课题。

《国际出版周报》采访到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社长兼主编潘国驹,请他就如何推动学术出版走出国门这一话题与我们进行分享。


潘国驹

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社长兼主编


国际出版周报:您如何评价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


潘国驹:我认为中国的学术出版市场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中文的学术类图书销售到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中国学术出版市场在这一部分的影响力是相当大的。

另一部分是英文的学术类图书销售到欧洲、北美、东南亚等地,这一部分的效率并不高,问题就出在语言上———国际主要的学术出版语言是英文,但中国学术出版在英文翻译方面做得并不够,英译版学术著作数量过少。这是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需要克服的一大问题。

过去一百多年以来,全球学术研究的三大语言分别是英文、法文、德文,其中英文最为重要。

所以要实现学术类图书的“走出去”、走向国际市场,需要增强英文翻译工作、培养专业翻译人才。主要有两项举措可以解决这一问题: 

第一,与海外的国际出版社达成合作。

第二,中国的各大出版社增加英文出版的数量与销售渠道。

比如国内几家大型的科技类出版社在英文出版方面的工作进行得并不充分,我认为这些大型出版社应该通过设立专业的英文编辑部,一能整合优秀的英文翻译人才,二能扩大英文选题范围。

其实中国有许多中文学术著作是世界一流水平,但因为没有很好地翻译成英文或其他语言,不能实现国际出版,这一点十分可惜。

具体来说,其实在中国,国际一流的科学会议、座谈会等大型会议经常会举行,这些会议都是用英文主讲,我认为可以根据会议内容,与海外的国际出版社合作出版相关英文论文合集。这些都会是最前沿的内容。

同时,可以出版评论类(Review)的英文文章,针对某一科目进行总结性评论。比如中国在光学方面的研究较突出,可以专门针对这一领域的科学研究成果,出版总结性的评论文章,当然,语言需用英文。 

另外,中国的科学研究一部分由大学完成,另一部分由工程院、科学院等专业的研究所完成,而研究所每半年或者一年会发布一次科研报告。如果能与科研所的工作人员建立联系,将科研报告翻译成英文出版,是很大的一项成果。日本也有这样的问题,科研水平在很多范围内世界领先,却很少用英文报道,这便很吃亏。

中国更是如此,中国国家更大、资源更多,如果能够充分利用研究所的科研成果,将其译成英文出版,会极大推动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的步伐。


国际出版周报: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是如何推动本国学术出版“走出去”的,是否有经验与中国同行分享?


潘国驹: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从将近40年前成立的第一天开始,便把自身定义为国际性的出版社。加之新加坡本身就是英语社会,交通也较为便利,这些都帮助我们向世界性的英文科技出版社发展。

目前,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共有160种英文刊物,每年出版600册英文新书,实现稳步增长。在与其他出版社的合作方面,我们非常愿意达成合作,因为我们有经验,也有条件更好地实现英文科技出版。

与中国出版社的合作方面,我们与华东师大出版社、北大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等都有合作,并且希望可以进一步深化合作。

与西方出版社的合作方面,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与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也有合作,但合作的目的有所不同。因为西方出版机构垄断了世界学术出版市场,但其实现在亚洲的科技发展十分迅速。我们希望可以在这一方面形成亚洲自己的品牌,有独立的世界性科技发展事业和科技出版成果,打破西方垄断。

以上所说是我们今后的发展方向,也希望中国作为拥有大量科技资源的大国,可以发展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英文学术出版著作。比如英国著名杂志《自然》(Nature)和美国的《科学》(Science)占据着极大的世界学术出版市场份额,亚洲在其中没有主动权。而打造出亚洲的《自然》与亚洲的《科学》,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策略性方向。

具体到实施上,我认为中国的各大出版社要有国际性的政策。因为中国已经具备了条件,拥有大量的学术成果,现在出版事业中更为重要的是宣传的问题,如何让全世界知道这些中国作者、中国成果,这需要态度的转变——面向世界进行宣传,而不仅仅只面向中国,照顾中国国内市场。

中国现在在科研方面的资金投入很大,部分课题已经完成得非常好,比如数学,中国目前在数学领域的进步很快。我认为可以在这一方面加大学术出版力度,出版至少两种可以面向全世界的英文刊物。

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社就与北京大学的研究所有合作,共同出版英文年刊,主要内容是亚洲人贡献较大的专业课题。还有许多其他领域的课题可以合作进行学术出版,比如中国的中医中药,现在这方面的英文刊物十分缺乏,而这只有中国才能完成,只有中国才能做好。


国际出版周报:您如何看待当下学术出版领域数据库与开放获取(Open Access)技术的发展?


潘国驹:首先,电子出版、数据库都是出版技术上的提升,数据库能够将中国的、亚洲的科研成果、学术出版成果汇集到一起,是有利于进一步实现英文总结和使用的。但是无论如何,出版最关键的还是做好内容。无论是电子的还是纸质的,内容才是重中之重,没有内容便没有读者会去阅读。

其次,关于开放获取,这也是一项全新的技术,一个学术出版的发展趋向。但这一趋向目前仍有阻力,究竟是不是最好的发展方向目前尚无定论。

新加坡在开放获取方面的发展较为顺利,因为新加坡是一个讲英语的社会,与世界接轨较为方便。新加坡仅有600万人口,大学教育发展较好,所以在开放获取与学术出版方面可以说完成得相当不错。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现在的经济能力、科技水平都走在世界前列,学术出版也应该与之相契合。需要将研究成果翻译成英文,通过出版纸质书或通过电子传媒等渠道,将这些成果介绍给世界。


国际出版周报: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需如何实现进一步发展? 


潘国驹:我认为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的前景是很乐观的,因为无论是学术出版内容还是读者数量都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

对于中国学术出版“走出去”未来的进一步发展,我认为中国的各大出版社可以通过在欧美设立分社入手,这样既能知道各国在学术出版领域做了什么,也能明确自身在其中的选题方向,并且检验自己是否投入足够。我认为中国目前在投资出版社海外分社方面的投入是不够的,还应进一步加强与海外的联系。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