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出版人物
出版人物
于殿利:延续百年传承,商务印书馆学术出版“走出去”升级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9-21 14:18:55

阅读(

商务印书馆是中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现代出版机构之一,早在121年前,商务印书馆就确立以“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为己任,推动了中国现代文化的兴起。从严复的《天演论》开始,在张元济、王云五等中国近现代出版家的领导下,100多年前的商务印书馆就以引进译著的方式推动着社会的思想启蒙。如今,商务印书馆依然延续着百年的学术出版传承,不断拓展和深耕学术出版。

《国际出版周报》特别邀请到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请他分享了关于学术出版“走出去”的经验与思考。


于殿利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



紧抓主题出版 推进精品战略


当下中国出版“走出去”进入2.0时代,在此背景下,商务印书馆作为中国学术出版的重镇之一,在“走出去”过程中担负着重任。

商务印书馆在学术出版“走出去”方面有何优势,如何有效利用这些优势?

对此于殿利表示,商务印书馆创立至今已121年,有人说,“中西合璧,华洋杂陈”是121年商务的气质,也是她的灵魂。这是很多人对商务印书馆的印象,这种印象,是在商务印书馆长期以来引进和译介西学的基础上形成的,与商务印书馆的出版特色有关。

近年来,商务印书馆在图书引进的同时,更努力在“走出去”工作中真正成为表达中国、融通世界的践行者。


于殿利指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商务印书馆做了以下三方面工作: 

第一,紧抓主题出版“走出去”。

主题出版反映的是国家之需、民族之需和时代之需,我们的主题出版不但是构建国家知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也将成为人类智慧的一部分。做好主题出版“走出去”是重中之重。

一是“一带一路”主题出版图书实现“走出去”。自党和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商务印书馆积极响应,努力做好“一带一路”方面的主题出版工作,策划、列选了大量“一带一路”相关选题,如《“一带一路”战略研究》《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数说“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共同的声音——“一带一路”高端访谈录》《“一带一路”年度报告》《“一带一路”大数据报告》等一批有知名度、有影响力的相关图书。

目前,商务印书馆的“一带一路”相关出版物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随着“一带一路”构想的世界传播和全球认可,商务通过版权输出将“一带一路”的文化理念和学术成果传播到海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为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作出了独特的贡献。例如,《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已输出英文版、阿拉伯文版、波斯文版、日文版、韩文版、蒙古文版,并有望通过与五洲传播出版社等机构的合作,向更多的国家和地区输出更多的语言版本。

二是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主题出版图书实现“走出去”。除了“一带一路”方面的主题图书外,商务印书馆还着力于更多总结和探讨中国现代化发展经验和国家治理经验的主题学术图书“走出去”。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赵树凯先生的“农民三部曲”和厉以宁先生的“中国道路丛书”的“走出去”。我们授权施普林格出版“农民三部曲”和“中国道路丛书”英文版, 顺利实现了主题学术图书的“走出去”。

目前,“农民三部曲”之《农民的政治》《农民的新命》《农民的鼎革》三种英文版均已由施普林格出版,“中国道路丛书”已签约《中国道路与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国道路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两种,另有《中国道路与蓝领中产阶级成长》《中国道路与简政放权》等图书的英文版正在洽谈。

这些紧贴中国现实、讲述中国故事的主题学术图书实现在海外主流图书渠道传播,将有助于海外读者增进对当今中国的了解,促进中外知识体系对话和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三是反映中国国家治理理念、治理模式和治理成果的主题出版图书实现“走出去”。商务关于中国国家治理理念、模式和成果的主题出版图书以“国家治理丛书”为代表。“国家治理丛书”第一批拟出版30种,其中,部分图书如《东方社会发展道路与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等已经和卢德里奇出版社签署版权输出合同,部分图书如《价值视野下的国家治理———思想理论资源与中国经济治理实践》《新伦理学原理》等正在进行英文版的洽谈。

“国家治理丛书”的“走出去”,实现了中国道路的学术表达,有助于在世界范围内分享中国的建设经验,让中国的管理理论和实践成为人类管理智慧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夯实版权基础,加大“走出去”选题的策划力度。

夯实版权基础,就要加强版权资源积累。版权资源是所有出版资源中最直接、最重要的资源,出版机构经营的资源主要就是版权,出版业的竞争也是建立在出版权资源的占有和使用上的,版权资源当然也是“走出去”工作的产品和标的。

因此,商务印书馆一直十分重视版权资源的积累。一方面,商务逐年在增加图书选题,优化产品品类,多出书、多出好书,大量增加拥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作品,尤其是高质量、高水平的作品的数量。对于每一个版权合同,我们都力争签署包括多语种、多地区、多介质、多类型授权的国内及海外版权贸易代理权。目前,商务印书馆非译作类图书产品的版权贸易代理权签约率在80%以上,基本做到了“有权可授”,这也是“走出去”工作的基础和先决条件;另一方面,我们不断加强自主知识产权的积累,通过签署著作权转让合同、委托创作类合同以及共同开发、合作出版类合同,商务取得了大量继受版权。

商务还设有商务印书馆辞书研究中心和商务印书馆世界汉语教学研究中心,这两个研发中心进行图书产品的自主研发,辞书研究中心的“新华系列”辞书,如《新华写字字典》《新华同义词词典》《新华反义词词典》等,其他辞书产品如《应用汉语词典》《现代汉语学习词典》等,不但成为了国内市场的品牌辞书,也成为了对外输出的拳头产品。

而世界汉语教学研究中心作为商务印书馆世界汉语教学精品图书的研发基地和出版基地,目前已经形成了以《汉语世界》期刊、教材、工具书、学术著作为框架的世界汉语教学系列产品线。

这两个研究中心已经发挥并将继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我们要继续利用好这两个中心,加大研发力度,生产出更多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外向型内容资源。 

第三,抓好重点项目,推进精品战略。精品战略是商务印书馆在国际化工作中一直坚持的另外一项基本原则。

坚持国际出版合作的精品战略,就必须要抓好重点项目,以重点项目来进一步拓展国际合作出版的深度和广度。

目前,在国际合作出版方面,商务印书馆最大的项目就是“中国品牌辞书海外传播工程”,我们简称之为“大国传项目”。商务的“大国传”,主要内容是出版中国语言文化最具标志性的两大符号,可以称为“国典”的《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的汉外双语版,在欧美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版并进入当地主流渠道发行,以期提升中国辞书的国际传播力和影响力,促进汉语言文化在海外的传播和普及。

目前,英语版和阿拉伯语版正在推进中。商务印书馆对品牌辞书“走出去”项目谋划已久。从国家语言发展战略的高度看,世界许多国家把语言推广作为提升国家话语权和国际传播力的重要手段。

《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商务印书馆品牌辞书无疑蕴含着汉语言文化的精华,汉外双语版将帮助更多国家和地区的人民了解和学习汉字汉语,领略中国语言文化,促进国际文化交流和文明融合,尤其对于提升中国文化的国际传播力具有重要的价值。

但是,在策划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不少困难。从哪里开始着手,如何选择合作伙伴,选择一种什么样的商业模式,通过什么方式来达成合作,怎么才能使根据纯中文的字典、词典翻译的双语种版本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落地,并能被非汉语母语者接受等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经过反复思考、反复论证、反复协商,非常具有挑战性。

我们目前推行的最佳方案就是,找一家熟悉当地语言的品牌出版社,将中国的品牌辞书本地化。


强强联合 推进国际双向合作


相比大众出版,学术出版无论是在策划出版、推广发行还是海外输出方面都自成特点。不过,在国际合作方面,学术出版和大众出版一样,越来越多地呈现由图书产品到资本合作的转换,中外学术共建成为新的趋势。

于殿利说,商务印书馆坚持强强联合,以战略合作推进双向合作出版。

在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商务印书馆和牛津大学出版社、格鲁吉亚金羊毛出版社分别举行了国际编辑部揭牌仪式。

商务印书馆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建立国际编辑部,旨在利用国际一流出版机构的资源和渠道,在海外出版和传播有关中华语言、历史、文化的典籍、教材、工具书、一般读物,以及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建设实践的优秀学术著作,帮助海外读者学习中国语言,了解中国的历史传统、文化、现代化发展历程、发展成果和发展经验。 

坚持强强联合,是商务印书馆国际化工作的原则之一。在与有着相同出版特色和出版追求的出版机构的合作方面,商务与世界上的出版大社、名社、专业出版社结成战略合作关系,通过共同策划选题、共同组稿、共同出版,实现版权贸易的双向化、规模化,实现合作双方的智力资源合作,以此推进国际双向合作出版。

商务印书馆的第一个战略合作伙伴是牛津大学出版社,双方的合作已经有将近40年之久。

除了牛津大学出版社,近年来,商务加快了与国际知名出版机构的战略合作:2010年,与威科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2012年,与德古意特出版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2014年,与施普林格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同年,与亚马逊达成“纸电同步”战略合作;2016年,与剑桥大学出版社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协议;2017年,与荷兰博睿学术出版社缔结战略合作协议。

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缔结催生了一系列合作成果:与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合作,在售图书产品有30余种,APP产品3种;与威科的合作,商务印书馆引进威科的《威科法律译丛》并纳入中国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出版了《美国知识产权法原理》等9个品种,威科出版了由商务印书馆授权的《中国专利案例精读》《中国版权新问题》等系列精品法律图书;与德古意特的合作,《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英文版)和《中国语言地图集》(英文版) 均已由德古意特出版;与施普林格的合作,厉以宁的《中国道路与新城镇化》一书的英文版,以及赵树凯的“农民三部曲”之《农民的新命》《农民的政治》《农民的鼎革》的英文版均已出版;与亚马逊的合作,目前已上线电子书近800种;与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合作,《中国救荒史》(英文版)和《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英文版)均已签约并进入出版流程。

除了战略合作伙伴,商务与其他重要合作方也取得了进一步成果。例如,与卢德里奇出版社进行深度合作,商务输出给卢德里奇的“汉语语言学丛书”项目和“国家治理丛书”项目引人关注。

一直以来,真正反映中国语言学理论水平的汉语语言学本体研究著作仅止步于“汉字文化圈”中的几个国家,未能真正“走出去”——跻身于世界学术舞台,但是通过长期、持续的工作和努力,商务印书馆终于使中国语言学家的这套汉语语言学著作突破了“汉字文化圈”相对狭小的天地:到目前为止,《现代汉语词汇学》(第3版)、《汉语功能语法研究》等多部著作已通过卢德里奇出版社严格的匿名评审,正式签署了海外授权合同,进入到翻译流程;另有多部著作也已进入初选,正在匿名评审流程中。“汉语语言学丛书”的“走出去”项目,对商务在汉语语言学出版领域中的历史积淀与现实优势进行了充分的挖掘,将中国语言学优秀成果呈现于世界学术之林,必将推动汉语语言学科的发展。而“国家治理丛书”的“走出去”,实现了中国道路的学术表达,有助于在世界范围内分享中国的建设经验,让中国的管理理论和实践成为人类管理智慧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上这些合作,都是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的,从目前的情况看,也是双赢的。我们应该可以期待,在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大框架下,商务印书馆和有关各方,可以取得更多、更大、更好的成果。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