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出版人物
出版人物
夏顺华:只要爱孩子的心不变,我的身份就不会变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樊文

发表时间:2018-06-19 10:47:46

阅读(

从部队军医到童书出版人,再到如今的儿童教育服务商,一路走来,海豚传媒创始人、总裁夏顺华多次“跨界”,经历和见证了中国儿童教育产业的发展和变革。今天《国际出版周报》特别邀请到他,就当下儿童出版和儿童教育产业的发展,分享他的故事和经验。

 

夏顺华

海豚传媒联合创始人、总裁



记者:您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多次“跨界”,您是如何适应这种跨界带来的身份转换的?

夏顺华: 我认为,所有的行业,本质都是对人性的关怀。离开人性的出版不是出版,离开人性的教育不是教育,离开人性的医疗不是医疗。基于此,我想,外界所谓的“跨界”和“转换”其实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所作的一切努力,始终都是为了中国的孩子,都是出于我们对孩子们的那份爱。

以海豚来说,海豚目前的三大业务板块均指向同一个群体,即中国儿童。

很多年前,我就有一个梦想,就是为中国孩子的品质阅读贡献一份力量。正因为有这样的理想,我重新开启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和事业,投身儿童出版产业,从一个军人变成了一个儿童出版人。

最初,我的初衷是为中国孩子出好书,后来,随着我的能力增强,我的梦想也在增大——中国孩子不仅需要好书,还需要更有品质的动画片、纪录片,还需要好的书店、喜欢的幼儿园等等。就这样,我扬起了更高的帆,开动了更大的船,带着海豚传媒向全媒体、全产业链的儿童教育服务商的方向驶去。这些孩子的未来,就是我的事业。从始至终,我的初心从未改变。我想,当一个人发自内心想为一个群体、一个产业的未来去出一份力的时候,转变的契机会自然而然地到来。

我从来不会为“跨界”而“跨界”。我的“跨界”,是基于孩子们的。中国儿童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并且是请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比如,我们意识到,当下中国儿童需要数字化、影像化的知识,于是我们就愿意大量投入到动画、影视、数字云平台等相关领域;再比如,我们希望用教育和科学来培养一代优势的中国儿童,所以我们就去当“文化+技术+教育”的文化产业模式的践行者。但归根结底,我们的目标从未改变。对我而言,只要爱孩子的心不变,身份就不会变,我始终是儿童教育产业的“种树人”。


记者:海豚传媒从2016年开始打造“海豚国际儿童之家”,这是在原有的儿童书店基础上升级而成。从书店到儿童体验式文化综合体,这一“跨界”过程中您遇到过哪些困难?又有怎样的“初心”?

夏顺华: 从儿童书店到儿童教育综合体的升级是完全符合我们全媒体、全产业链的儿童教育服务商的定位以及发展战略的。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始终不变的“初心”和使命是:我们要做中国儿童教育综合体的领航者,在这个载体上去打造0~12岁孩子和家长学习、玩乐最受欢迎的品牌。我们希望能够培养未来世界的领导者,培养出“野性而又高贵”的优秀中国儿童。

当然,这一过程中有很多困难和挑战。一是自我的挑战。无论是海豚儿童书店,还是升级后的海豚国际儿童之家,作为地面零售终端,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都不言而喻。我们逆风扬帆,本身就是我们在向自己挑战。为了满足孩子和家长,我们搭建起儿童教育空间,配备了相关配套设施,开发了各类课程,为培养和建立孩子们的人格和能力提供助力。这些都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和挑战。

二是儿童教育人才缺乏问题,这是我们真正的困难所在。以前的海豚儿童书店,是以图书为主要商品载体,而现在的海豚国际儿童之家,则是输送教育服务和解决方案,是让孩子变得更加健康,让他们有更好的品格和更强大的能力,让他们参与世界的竞争。这其中的关键所在是儿童教育。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真正懂儿童教育的人才奇缺。虽然中国的古语就有“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但是国人以前对儿童教育没有足够的重视,也没有科学的方法。

其实学前教育和高等教育同等重要,甚至前者更为重要,但很可惜的是,中国当前的儿童教育存在法律法规缺乏、教育师资奇缺、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


记者: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新一轮的人口红利即将到来,在此背景下,儿童教育服务产业将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夏顺华:我想中国儿童教育产业迎来了新中国建国后发展的最好时期。当下幼儿园奇缺、课外辅导红火,在政府、机构、父母的高度重视下,整个儿童教育产业正在崛起。而在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带来的人口红利又给产业带来了很大的机会,万亿级市场指日可待。

对于中国儿童教育产业而言,真正的挑战是,机会来了但我们没有准备好。除了前面提到的政策法规、专业人才、教育内容等方面,目前全国在儿童教育师资培训、家庭教育、幼儿学习等方面的阶梯设置都尚未完善,还不能跟上新时代儿童发展的需求。

教育本来就是面向未来的产业,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教育产业亟需研发适于新时代的儿童教育内容。

目前,儿童教育服务产业尚未出现寡头企业,品牌集中度低,关键原因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都是封闭式发展,靠冲破重重阻力拓展市场。要改变行业格局,只能彻底改变思维,这需要开放创新。这个开放的节点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那么新时代,文化服务产业的下一个出口在哪里?

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其实一个企业想找到好的出口真的很难,但我想尝试新的东西,想去尝试和摸索,靠我们的内涵,靠我们的新技术,更好地植根于教育产业。

其实变或者不变,任何时代都离不开价值的创造。我并没有去阐述数据时代、大数据、大平台等等大的理念,我相信产业有它的根基,产业需要一群执着的人。

我们要做一个拓荒者,不断拥抱变化,以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积极付出行动。我相信未来商业机会会留给那些有品位的企业和人。


记者:您如何看待“知识付费”这一行业风口?儿童教育服务是否也能够采用知识付费这种模式?

夏顺华:教育的本质就是知识付费。儿童教育行业有着和其他行业的共性。

当然,儿童教育产业本身也具有知识付费的独特性。不仅涉及儿童学习内容的知识付费,还涉及教师培训的知识付费、家长教育的知识付费等。

数字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共享经济的出现给大家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想象。

知识付费之所以成为行业风口,正是因为知识正在创造越来越高的价值。

获取知识的成本上升、要求变高,推动着整个行业在质量上的升级,我对这一点深有体会。

我为了开幼儿园,曾经参观过德国、日本、美国、法国、英国很多的幼儿园,深深地感到惭愧,我们的学教具不够多、质量也不够好。

后来,我知道了Dusyma、知道了HABA,也知道了荷兰的Nienhuis、美国的Guidecraft等等,我发现全球还有这么多优秀的教具,这么多先进的教育理念,我想把它们带给我们的孩子,这些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和成本。

只有当整个行业和社会愿意为知识付费、为高品质教育买单,才能共同促进中国儿童教育水平的升级。

作为文化服务产业,我认为儿童教育的未来在于集专业咨询、高品质产品和优质服务于一体的一站式服务,把“为知识付费”升级为“为方案付费”。

为儿童教育考虑得更多、更全面,涵盖环境创设、教学指导、教师成长、家园共育和园所管理等,通过全程化服务,引领和支持高品质幼教的变现。


记者:孩子们有限的业余时间被游戏、动漫等媒介分流严重,作为内容提供商,您认为应当如何让孩子们重新拾起阅读兴趣?

夏顺华:首先,我认为阅读不是孤立的,阅读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阅读之于儿童,本身就是他们在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种游戏。对儿童来说,阅读是一种活动,是亲子互动,是家庭的氛围,是快乐和趣味。

其次,阅读的目的不是积累词汇量和会写作文,而是构建儿童的思维模式,是想象力、感知力和表达。一个孩子出生后,所有的阅读都是在构建他的思维模式,孩子可能还不会写字,但一定会说话、会讲故事,这才是阅读的力量。6岁前的孩子要读500本绘本, 12岁前读80~100本文学名著。

阅读过大量书籍的人,作文和创作就变得容易。因为经过了无数世界文学名著的阅读和感知,场景、词汇、结构、想象的运用是驾轻就熟的。先有思维中的场景和意境出现,才能用华美的词汇表达,这就是思维模式的构建。

做童书出版,我们需要更了解孩子,用孩子的思维去理解每一个故事、每一个画面;我们还要了解孩子的需要和兴趣,学习源于好奇,所以孩子的阅读过程当中不需要强迫,而是要引导;我们还要了解孩子的年龄区别,比如3岁的孩子和7岁的孩子的阅读需求就有巨大的差异,因为“小我”出现前和“小我”出现以后是完全不一样的。

同时,人本的思考也很重要,艺术的东西不能停留在艺术层面,融入了编者良苦用心的童书才会得到孩子的喜爱。

中国的儿童图书编辑不仅要有编书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关爱生命,把孩子带向光亮和温暖的方向。

当编辑开始关爱孩子,知道“五大领域、八大智能”,知道培养一群优秀的孩子需要建构什么样的能力,产品中蕴含着对生命的爱,就是更专业更优秀的编辑。我相信充满爱的作品是能传递到孩子心中的,当孩子从文字和图画中感受到爱,他就会自然而然地愿意去阅读。

 

记者:当下,中国儿童教育产业迎来了又一个高速发展时期,各方资本纷纷“跨界”进入儿童教育领域,但与之相对的是儿童教育市场乱象丛生,对此,您怎么看?您认为儿童教育企业应有怎样的担当?

夏顺华:美国蒙特梭利研究中心教研员、海豚教育研究院院长李坤珊老师有过一句很有意思的描述,她说近几年中国儿童教育产业呈现出一种“奢侈的无知”——幼儿园豪华奢侈,但是不知道要教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要带孩子去哪里。没有灵魂的教育,这让人很痛心。

中国儿童教育市场的乱象丛生,根本原因是缺乏相关的法律法规,以至于出现教师资质、幼儿园资质把关不严等诸多问题。

因为缺乏法律法规,儿童教育这个本该是国之根本的行业,变得没有门槛。

立国先立人,立人先立德。儿童教育是一项纯粹的事业,讨论钱和赢利的教育、脱离人性的教育都是非常坑害一个民族的。

中国儿童教育产业最应该树立的一面旗帜就是,培养出一代优秀的中国儿童。何为优势,即完整的知识能力、独特的能力、参与社会竞争的能力。因为这个行业太特殊,不是国之利器,而是国之根本。

教育产业不仅是商业行为,它自身有着传承文化和弘扬传统的责任,做教育和做其他的事业不同,尤其是儿童教育,需要承担更多的使命和责任。

涉及儿童的文化更决定一个国家的未来。中国的儿童教育产业当下最重要的是建立起我们自己的文化自信和优势,要有门槛、有要求、有坚守,绝不能仅仅为资本利益而进入这个行业。

当然,我们也真诚希望政府能出台相关的政策和措施,加强对幼师人才队伍的培养和规范,以保证儿童教育行业更纯粹。

我也希望我们的幼儿教师们,在日常工作中不仅是认为自己负责管孩子,还能去积极思考儿童怎么发展,自身该为未来做些什么。我相信,未来儿童教育产业一定会蓬勃发展。


记者:请您畅想一下您心中的“故事的未来”?

夏顺华:我认为,真正的好故事是具有深刻内涵,充满爱的故事。我心中“故事的未来”,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尽自己所能,把下一代送到更高的地方,看着他们走得更远,去完成我们做不到的事。

我们要珍惜这个时代,爱孩子,因为他们充满了希望。我希望和儿童教育产业的同行一起,把中国儿童教育做得更好,创造出属于我们的中国力量。

我们有机会、有实力,一起去培养中国未来的领导者,希望他们能够把这个国家建设得更强大,更幸福,更快乐。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