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报告
报告
内容+技术+需求:数据库“走出去”的新机遇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记者 贾子凡

发表时间:2019-07-09 14:39:46

阅读(

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教图公司”)将自身数据库“走出去”工作分为两类:一是输出自营出版的数据库;二是代理国内出版机构出版的数据库。经过重重探索,他们总结发现数据库“走出去”不是简单推销产品,而是以客户的需求为出发点,提供长期稳定的服务。此外,对于数据库收费、学术出版等问题,他们也有许多感悟。本期《国际出版周报》邀请到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报刊电子文献进口部主管经理郑剑锋、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出口综合部主管经理高洁,请他们分享教图公司数据库“走出去”工作的心得和经验。


记者:请简要介绍教图公司数据库“走出去”的发展情况。

高洁:数据库进口业务是教图公司优先发展的核心主营业务之一,经过多年经营,业务规模日趋扩大。为响应国家“走出去”发展战略,公司坚持“以进带出”,在数据库进口业务的引导下,开启了数据库“走出去”业务。教图公司发展数据库“走出去”业务主要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向全球学术研究机构提供各类中国优秀数字资源及个性化服务,力图以数字化实现国际化。在数字出版、移动阅读逐渐成为出版趋势的新形势下,需要快速融入国际出版融合发展的新潮流,实现中国数字资源在规模和影响力上的提升。

教图公司的数据库“走出去”工作主要分为两大类:一是输出自营出版的数据库;二是代理国内出版机构出版的数据库。其中数据库产品类型既有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古籍数据库、民国报刊数据库、民国图书数据库等,又有展示当代中国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主题数据库、期刊数据库、经济研究数据库、艺术图书数据库、中国语言文化数据库等。

2016年,教图公司投资开发的《大公报全文检索数据库》正式上线,这是我们第一个自营的数据库产品。该产品上线后赢得了海外多家一流学术机构的积极响应,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知名大学陆续订购。经过几年的发展,教图公司数据库的海外客户数量稳步增长,发展势头良好;代理数据库数量、内容涵盖领域不断增加,产品种类日趋完善。


记者:在推动数据库“走出去”过程中,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故事?

高洁:有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故事,这也是数据库“走出去”较为典型的一个案例。几年前,在参加美国亚洲研究协会年会时,我们在展会上推广了一款古籍数据库,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东亚馆馆长考恩听到该数据库介绍后十分感兴趣。当时我们在展位上设置了现场演示、试用数据库的装置,重点向考恩展示了数据库的全文检索及跨库检索功能,并让他尝试搜索任意词,他当场表示可能会购买该数据库。展会结束后,考恩第一时间确认采购该数据库中的几个子库,并提出需要这个数据库的元数据。在核实了客户具体的需求后,我们满足了他的这一需求。实际上,在他所购买的数据库中,图书品种达到上万种,提供元数据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后期准备、传送、技术对接等工作历时3个月才完成。考恩表示非常满意,并于去年又购买了这个数据库里的其他子库。

去年9月的欧洲汉学学会年会上,德国柏林国家图书馆东亚馆馆长向欧洲各图书馆介绍自己的虚拟图书馆系统CrossAsia时,就是以教图公司提供的这个数据库为例,他们对其内容、功能以及我们后期提供的服务高度认可。这表明,数据库“走出去”不能简单地推销。我们提供的是服务,服务就要以客户的需求为出发点, 竭力满足客户需要,并提供长期稳定的服务,这也是教图公司在数据库“走出去”过程中一直秉承的宗旨。


记者:据你了解,国外市场对哪类中国数据库有更多需求?

高洁:过去几年,国外学术机构对中国的古籍、民国时期的资料、当代期刊论文等数据库的需求比较大。但随着海外对当今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关注,客户的需求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发生变化。目前国外的关注点逐渐转移到中国当代社会、经济、文化等领域,国外学术研究机构更希望获得能够进行当代中国研究的一手资料。


记者:你认为中国数据库“走出去”存在哪些优势与问题?

高洁:中国数据库“走出去”具有很大的优势:第一,在内容上,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其中部分历史文献完整地保存在各个中国的博物馆、图书馆中。我们可以挖掘这些海量的资源,并将其整理后收录于数据库当中,这既有利于文献的保存,又有利于文献的使用与传播;第二,中国在技术方面的进步有目共睹,几年还是图像数据库,现在基本上出版的数据库都有全文检索等高级功能。有些数据库还研发了移动端,方便使用者随时随地使用;第三,目前海外研究中国的学者数量与日俱增。国外大学图书馆的老师曾告诉我,10年前从事东亚研究的大部分学者中研究日本、韩国较多,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将研究重点转移到研究中国上,这对中国数据库“走出去”来说是一个机会。

当然,机会从来都是与挑战并存,中国数据库“走出去”还存在一些困难与问题。问题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第一,中国数据库的同质化较为严重,某个题材比较有价值,几个出版机构就会同时出版,但同一家学术机构购买同一题材数据库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这也促成了激烈的竞争;第二,收费问题。由于国外学术机构使用中国数据库的人数较少,中国数据库并不是他们的优先购买资源。加之我们的数据库比照国内定价, 对国外学术机构来讲非常高,从而影响了中国数据库在海外的销售进程;第三,中国数据库资源目前多为中文数据库,鲜少用外文表达中国内容。加之其中的内容大多为比较专业的学术内容,对于国外读者受众面窄,只有看得懂中文的读者才能阅读,读者群体有一定的限制。


记者:请展开介绍中国数据库“走出去”中的收费问题?

高洁:目前中国数据库“走出去”的收费标准大多参照向国内高校提供数字资源的标准,但由于国外学术机构研究中国的学者数量有限,知名学校多则有四、五十位教授,少则十几位教授,一般的中小型学校甚至只有1至2位研究中国的教授,对于中国数据库的使用自然不会太多。而中国数据库高企的价格与使用人数不相匹配,这也导致了国外学术机构有需求但缺乏购买力,从而对中国数据库“望而却步”。中国数据库是一种学术资源,向海外学术机构提供资源不仅是为了销售,实际上也是一种学术交流。数据库是中国文化、社会发展情况对外传播的有利渠道,其中的社会效益大于经济效益。因此,中国数据库“走出去” 收费方面可根据市场情况酌情调整。


记者:学术出版是数据库中的一大重点,你如何理解学术出版与数据库这两者间的关系?教图公司的数据库建设是否也更多在学术出版上发力?

郑剑锋:数据库是现代出版行业随着科技进步而发展出的新兴产物,是网络环境下用户使用出版物的典型载体。学术出版是有着悠久历史、不断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前沿行业,专业领域数据库的发展离不开学术出版的内容作为支撑。21世纪初,教图公司开始在数据库领域中探索学术内容的整合,并形成了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同时面向公众和学者的专业类数据库产品。未来,教图公司会继续沿着这条道路,专注在学术出版领域里发展数据库。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