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报告
报告
数据库关键在于如何利用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7-05 15:33:25

阅读(

文 │ 宋时娟(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副馆长


今年3月,“宋子文档案数据库”正式向学界发布, 这一数据库是由复旦大学近代中国人物与档案文献中心主任吴景平带来其团队历时10余年创建完成的。该数据库的特点是把国外相关机构收藏的档案资料引入到国内。通过数据库,宋子文档案可以永久保存。不仅如此,由于档案收藏在海外, 国内相关方面的研究者、爱好者很难翻阅到它们,数据库的建立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与吴景平及其团队的工作相呼应,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也在着手协同上海宋庆龄研究会建立宋庆龄文献数据中心。建立这一数据库是出于工作的需要,因为无论是研究工作,日常的展览、宣传,还是对外搭建研究平台,我们都非常需要数据库的辅助。可以说,数据库在我们的工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目前我们的数据库处于前期基础准备阶段,还未能形成成熟的产品供公众使用。我认为数据库是一个开放的体系,不过现在国家关于档案的相关政策,制约着数据库的完整性建设。我们并不能完全获取部分档案馆中的相关资料,只能根据自身藏有的资源来进行数据库建设。


同时,数据库建设需要有所规划。建设数据库本身是一件好事,数据库“走出去”更是中国出版、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组成部分,是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有效途径。但这首先需要我们形成框架:我们的数据需要开放到何种程度;公布馆藏档案时如何解决相关知识产权问题;部分档案资料是以文物的方式进行收藏,建成数据库后,这些文物是否还受国家文物法保护和约束等,这些问题都需要在规划时进行充分研究。


对于数据库是否能真正取代目前某些研究方法、研究过程,也是众说纷纭。在某些人眼中,好像有了数据库之后便能解决一切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我看来,人的主观能动性也同样重要。数据库产品有时反而会让用户产生依赖心理,在资料收集过程中产生懈怠。自己亲自查阅原始档案资料,也是一种基础研究工作。如果一直仅通过数据库获取信息,有很大可能会导致信息的不完整,实际上数据库只是研究中所用资料的一部分,仍有许多内容无法添加进去。


当然,如《申报》数据库等某类资料的数据库是非常有价值的。但是人物类数据库有所不同,因为仅依靠文字不能全方位地描述人物,还有些事件性内容也会反映出人物某些特质,而这其中会涉及到其他人物。如研究宋庆龄这一历史人物,除研究关于她本人的文献资料外,还需研究她所处的时代背景、与她相关的人物等。在这个过程中,宋庆龄文献数据库只在一定程度上为研究提供便利,还有大量资料收集、查阅工作需要完成。


我本人也研究历史,我认为亲自翻阅原始的档案资料,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哪怕是普通人看一看、摸一摸档案资料,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历史感。数据库其实是对原始资料加工过后产生的产品,而且也不尽完整,需要其他配套内容进行辅助研究。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