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报告
报告
中国题材作品近代海外传播关键词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储丹丹

发表时间:2018-06-29 09:50:46

阅读(

随着当今中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升, 海外的中国题材作品越来越多。回顾历史,海外“中国热”其实由来已久。

从殖民时代,西方国家就开始关注东方、关注中国。西方流传最早、最完备的中国题材作品就是欧洲殖民者撰写的。

从早期殖民者、传教士,到后来的外媒记者,国际社会一直持续关注着中国。

中国题材作品在海外的热度屡经起落,内容热点也跟随时代不断变化。


驻华记者与“中国热”

 

《镜里看中国》(保罗·法兰奇,2009年)是一本关于近现代新闻史的畅销书。

它的英文书名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取自童话《爱丽丝梦游奇境》第二部《镜中奇遇记》。在童话里,镜中的奇幻世界与现实世界在表象上完全颠倒,还会时光倒流、逻辑错乱。

因此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就成了一个俗语,意思是“一个荒诞而奇幻的世界,一切都不是现实世界本来该有的模样”。

由此可见,西方文化视角下的“中国”带有奇幻和荒诞的色彩,中国题材作品在西方媒体和作家笔下,也很明显受到这种主观视角的影响。

 据该书记载,从鸦片战争至1949年的一百多年间,至少有500名外国记者踏上中国土地。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故事曾经是国际媒体追逐报道的头等要闻之一。”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绝大部分西方报刊,特别是美国和英国的报刊,每天刊登的关于中国的报道比今天还要多。” 

20世纪三四十年代,大量由外国记者撰写的非虚构类中国题材图书在海外出版,其中不乏畅销书,如《四万万消费者》(卡尔·克劳,1937年),《红星照耀中国》(埃德加·斯诺,1937年),《中国的惊雷》(白修德和贾安娜,1946年)等。

中国题材在虚构类图书中也颇为时髦,英国作家毛姆就曾在20世纪20年代游历中国之后创作出版了两部以英国侨民在华生活为背景的长篇小说《在中国的屏风上》(1922年)和《彩巾》(1925年)。


“中国观察家”与低谷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外媒结束了驻华报道的时代。20世纪50年代后期,受冷战影响,西方记者几乎完全与中国大陆脱离,中国再次成为西方世界眼中一个神秘的地方。 

没有了调查记者来自一线的亲历亲闻,那些所谓的“中国观察家”(China Watchers)只好聚集在中国香港,通过翻译官方报道和听取情报人员的评论来解读中国内地发生的事情。

由于信息不透明,他们的猜测臆断造成国际社会流传着很多关于中国的谣言。这一时期,海外的中国题材图书作品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处于低谷。 

1979年,《纽约时报》在北京开设第一家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社,结束了此前30年外媒无驻中国内地记者的历史,西方世界于是开始近距离观察和了解当代中国。



“历史亲历者”与回暖期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重新回到国际视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动态在海外重获关注。

海外图书出版业抓住中国崛起的机遇,出版了一大批中国题材图书———有各式各样旅居中国的外国人撰写的回忆录,如《洋妞在北京》(杜瑞秋,2005年)、《少林很忙》(马修·波利,2006年)、《犹太食规中国行》(迈克尔·雷维,2011年)等;也有历史亲历者围绕重大历史事件的回忆录。

由于此前长期信息匮乏,中国题材的历史纪实类图书在西方市场成为稀缺品种,因而大受欢迎。

如《鸿———三代中国女人的故事》(1991年),虽被众多中外评论家认为“有虚构的成分”,但仍流传很广,累计出版了29个语种。

来华旅居的外国作者对中国的了解越来越多,中国题材作品的内容热点也逐渐改变。

早期如《骑乘铁公鸡———搭火车穿越中国》(1988年)、《归家喜若狂》(1989年)这类猎奇的游记热度逐渐消退,而《空谷幽兰———寻访中国当代隐士》(1993年)、《江城》(2001年)这类观察探究中国社会文化的作品脱颖而出。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外国记者获得了在中国各地自由安排采访的机会,他们接触了中国的普通人,也发表了许多正面积极的看法。除职业记者外,商人、分析师、学者、外交官等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士也加入到报道和研究中国的队伍中来。海外中国题材新闻报道和图书出版进入了黄金时期。 

笔者团队收集并调查了从1980年到2017年海外出版的非虚构类中国题材英文图书总计180种,从出版时间的分布来看:1980~2000年,每年1~4种;2000~2007年,每年6~7种;2008年骤增至12种,随后每年都在8种以上;2012年再度爆发增长,之后每年都有超过12种中国题材的新书在海外出版。 

海外中国题材的英文图书不仅出版数量增长,而且内容也从浅层的游记、传记,转为深度的政治、经济研究。

影响力较大的代表作品有: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论中国》(2011年),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的《与中国打交道:亲历一个新经济大国的崛起》(2015年),等等。


归国记者与转型期

 

2008年以后,国际知名英文媒体刊发中国报道逐渐成为常态,有的甚至以中国题材作为封面故事作长篇深度报道。

例如:2014年《经济学人》的封面故事What China Wants(中国想要什么)从多方面分析中国外交,提出美国的应对策略;2017年《时代周刊》的封面故事China Won (中国赢了),分析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一些国际知名英文媒体还一度特辟中国主题网站、博客,深入报道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到了2017年,外媒驻中国记者站陆续关闭,外国记者离开中国,聚焦中国的网络平台也纷纷关停。

如《华尔街时报》2008年开设的China Real Time(2017年7月停止更新),《纽约时报》2013年开设的Sinosphere(2017年3月停止更新),《外交政策》的Tea Leaf Nation(2017年8月停止更新)。 

那些结束了驻华工作的专业记者有着切身的中国体验,擅长抓住时代机遇描写变化中的中国。

他们回国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或许将从新闻生产者转型成为中国题材图书的作者。


本土媒体与新时代 


2018年4月,美国芯片封锁引发了科技界对自主研发的高度重视。

文化领域也未雨绸缪:如果中国文化对外传播过度依赖国内作品“被发现”“被翻译”,而缺乏国际表达的原创能力,终究难免受制于人。

所幸近年来中国本土英文媒体的原创能力正逐步提升,“中国故事”已开始由内而外地向海外辐射。

国际影响力较大的本土英文媒体有三大类:一是以《中国日报》《环球时报》英文版为代表的,被认为是“代表政府声音”的严肃媒体;二是以《城市漫步》(That’s)系列为代表的,围绕吃喝玩乐的生活资讯类媒体;三是以《汉语世界》(The World of Chinese)为代表的,聚焦中国文学、艺术、语言、传统文化和当代社会,作原创深度报道的文化媒体。

这些报刊虽内容定位不同,但都遵循中外合作模式,用英文写作,有着各自稳定的外国读者群,并已在各自领域内形成较大的国际影响力。这些本土媒体扎根中国,其内容有着独特的优势———更细致,更接地气,更客观,也更深入。

他们所聚集的国际编辑、作者和读者资源,正是未来面向海外出版中国题材图书的基石。 

中国题材作品在海外几度兴衰,讲述“中国故事”任重道远。

席卷全球的“中国热”并不意味着海外大众对中国已有了足够的认识。

许多片面的信息还充斥着读者眼球,干扰着国际社会对中国文化以及中国人内心世界的深度理解。 

一位曾任某新闻社驻中国分社社长的英国媒体人说:“我在中国工作了五年,报道了无数重要的新闻事件和人物,如奥运会等, 但最受欢迎的一篇作品居然是一篇300字的短文章,讲的是因使用了膨大剂而爆炸的西瓜。” 

这对他来说只是个笑话,但对我们来说却堪称刺痛。由此可见,中国题材作品在海外,要跨越的最大鸿沟并不是从中文到英文,而是从眼球到心灵。IP


本文作者:储丹丹 商务印书馆《汉语世界》杂志主编

感谢Robert Foyle Hunwick(英国)和刘珏(中国)为本文提供调研和材料支持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