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忘记密码?

语言
简体中文
还没账号?

立即注册>>

×

《国际出版周报》致力于全球出版信息集聚与共享、产业交流与合作平台,为读者提供全面、立体的国际出版信息服务,推动出版产业的理念变革与创新。
邮局订阅名称:《新华书目报(国际出版版)》邮发代号:1-189 定价:3.00元

国际出版微信号:yeeipw
联系电话:010-88361907

×
Android IOS
 
×
国际出版
 
×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刊
魏玉山:记忆与数据: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出版业

来源:《国际出版周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0-25 15:47:15

阅读(

魏玉山丨文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



记忆与数据: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出版业


记忆


对于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人来说,新中国的前10年,我们没有参与,也没有记忆。对那10年的了解与认识,无论是对于出版业还是其他各行各业,主要来自于后来阅读各种出版物、观看各种影视作品,以及聆听亲历者的口述。那是记忆前史。


我的家乡地处华北平原,虽然离县城仅有8里地(4公里),但是在没有自行车、没有汽车等交通工具的年代,我极少去县城,也不知道有书店与图书馆,可以说在上学前我与书无缘。20世纪70年代初,我上了小学,第一次拿到了课本,这是我与图书的第一次接触。但当时的农村学校,没有图书馆也没有阅览室,除了课本,没有其他课外读物,直到小学毕业我才从亲戚家看到了无头无尾的《三国演义》《苦菜花》等书。1980年,我到县城读高中,才有了逛书店、书摊买书的经历。现在家乡的孩子,对图书的接触比我们童年时要早得多、方便得多:多数的孩子3岁开始上幼儿园,在老师的带领下读书;村里有了农家书屋,虽然儿童图书不多,但是也可以满足一些需要;到县城的距离虽然没有改变,但是交通方便了,许多人家里有私家车,可以经常带孩子去城里的书店。网上也可以买到更多的图书。孩子们很容易接触到图书,但是看书却不是一件容易事。面对制作精美的书刊,许多孩子静不下来,他们的注意力被电视、电脑、手机吸引过去。图书的丰富易得并没有改变阅读的贫乏,这是一个令人十分担心的现象。这是我对新中国早期图书市场的记忆与当下家乡阅读情况的观察。


数据


1986年大学毕业后,我开始从事出版研究工作。我看到的是全国的材料,甚至是世界许多国家的材料;我接触到的是图书、其他出版物和印刷发行方面的数据。丰富的材料与多样的数据,使我们能够从更多的视角和维度看待新中国成立70年来出版业的变化。研究者的身份,让我们对出版业的认识除了感性以外,有了更多的理性。


1949年,全国出版图书8000种,不及现在一个出版集团或大型出版社年图书出版数量,全国图书总印数1.05亿册。图书品种与印数所折射的不仅是出版规模与能力,还折射出文化科技创作的能力与国民阅读的水平。文化的低迷使得出版业成为无米之炊。不仅图书出版数量少得可怜,期刊出版更为凋零,1949年全国出版期刊257种,总印数0.2亿册。全国出版报纸315种,总印数4.12亿份。这是新中国出版业的起点。


2017年,全国出版图书51万余种,其中新书25.5万种,重印书25.7万种,总印数92.4亿册,这个数字不仅是70年前所无法比拟的,也是世界其他国家不能比拟的,中国已经成为图书出版数量的第一大国。除了图书以外,2017年我国期刊出版超过1万种,年总印数近25亿册。出版报纸1884种,总印数362.5亿份,也已经位居世界前列。


1950年,全国图书购进2.4亿册,总金额0.5亿元;图书总销售2亿册,销售金额0.5亿元。2017年全国新华书店系统、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购进出版物总册数超过211亿册,总金额3042亿元;全国图书销售总册数213亿册,销售金额2954亿元。从购进数与总销售册数看,现在的市场规模是1950年的近百倍;从销售金额看,则是1950年的6000倍左右。这也是中国图书市场发展的鲜明比照。


1950年,我国每人每年可分得图书0.5册,每人每年可分得期刊0.1册,每千人每天可分得报纸4份。这就是我们精神文化食粮的供给水平,此外基本没有其他“副食”了。根据2017年统计数据,每人每年可分得图书6.6册,每人每年可分得期刊1.8册,每千人每天可分得报纸71份,这是我们传统的“主食”。在“主食”以外,我们品尝的“副食”更多了,不仅有音像制品,还有各种电子书、数字报刊、新媒体等。有些人甚至不吃“主食”,主要通过“副食”获取精神文化的营养。


支撑着不断壮大的书报刊出版与供给的,是逐渐完整的、不断走向现代化的、具有强大生产能力的出版、印刷、发行体系。1950年,全国有出版社211家,从业人员没有统计;全国图书发行网点742个,从业人员1.2万人(不含民营网点与人员);书刊印刷企业从业人员3925人。从残缺不全的统计可以看出,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版印刷发行的力量是多么单薄与弱小。经过近70年的发展,到2017年,全国有出版社585家,从业人员6.7万人;全国出版物印刷企业(含专项印刷)共8753家,职工人数45.17万人;出版物发行网点162811处,其中,新华书店及其发行网点9633处。全国新华书店系统与出版社自办发行网点从业人员共13.24万人。加上其他发行网点,全国图书发行人员接近70万人。


与今天的出版统计科目比较,我们发现还有许多方面,在新中国初期是没有统计数据的。这一方面是出版统计制度不完善所致,另一方面也是出版事业与出版产业发展不全面不均衡的结果。所以从统计科目的变化也可以看到出版事业的发展历程。


黑胶唱片、录音带是早期的录音制品,但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并没有完整的统计,一个笼统的数据是从1949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的近30年间,全国出版的唱片有1.7万多种。改革开放以后,录音机快速普及,录音制品随之飞速发展,在录音带的基础上,出现了密文唱片、激光唱片(CD);随着录像机、VCD/DVD机的大量生产,录像带、激光视盘(LD)、VCD、DVD等录像制品,迅速进入寻常百姓家。1994年,我们第一次对录音录像制品进行统计,当年全国出版的各种录音制品7614万张,录像制品366万张。虽然由于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音像制品受到很大的冲击,2010以来,音像制品出现下滑,但是到2017年,全国出版录音制品仍然有18676.7万张,录像制品6915万张。


20世纪90年代,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电子出版物诞生。1993年,全国首次出版电子出版物统计时仅有12种,且没有出版数量的统计。到2017年,全国电子出版物的品种已达9240种,出版数量高达28132万张。


在现行的出版统计制度中,出版物进出口与版权贸易都是重要的内容。但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出版统计当中,这些都没有被纳入。根据当年唯一从事出版物进出口业务的公司的相关数据,1950年,进口书刊2400余种、2000万余册。1951年,我国对外发行图书5万册(套),1953年对外发行外文期刊190万份。这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版物对外出口的大体情况。到2017年,我国书报刊进口已经超过3255万册,书报刊出口也超过2172万册。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图书还是报刊,进出口的数量实现巨大增长。


1991年中国实施《著作权法》之前,与海外国家或地区开展版权贸易,对中国出版者来说十分罕见,因此也就没有版权贸易的相关数据。在《著作权法》实施的第5年,我国开始有了版权引进与输出的统计。1995年,全国引进图书版权1664种,输出版权354种,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中国出版业的国际化程度不高。经过20多年的发展,2017年,全国引进图书版权已达17154种,输出图书版权也超过万种,达到了10670种,这也表明,中外文化的交流互鉴到达了一个新水平,中国出版业的国际影响力达到一个新高度。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出版业,是一首壮丽的史诗,是一幅多彩的画卷,无论高歌还是细品,都会给我们无尽的营养与享受。让我们慢慢品鉴,慢慢欣赏。

分享:

  • 拉美
  • 童书
  • 教育
  • 一带一路
  • 国际出版
  • 参与评论
    查看评论